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渎职侵权犯罪轻刑化问题思考---对丹寨县渎职侵权犯罪轻刑化的调查分析

发布时间:2013-11-05 16:44:22 来源: 浏览次数:

渎职侵权犯罪实质上是官吏腐败。它败坏党和政府形象,直接危害民生民利,破坏和谐稳定,影响中央政策的贯彻落实和科学发展。曹建明检察长在全国检察机关学习贯彻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精神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要进一步加大查办职务犯罪力度,以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但当前检察机关查处的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缓、免刑等轻刑化问题比较突出,难以适应打击和预防渎职侵权犯罪的需要。为此,笔者结合丹寨县近年来渎职侵权犯罪轻刑化的原因及对策作一些粗浅的分析。

一、近年来丹寨县渎职侵权犯罪案件轻刑化及原因分析

渎职侵权犯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犯罪,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据统计,2005年至2009年,我院立查渎职侵权案件56人。按案件性质分为:滥用职权11人;玩忽职守22人;违法发放林木许可证23人。这些案件法院开庭审理后,对被告人均作有罪判决,其中宣告缓刑2名、免刑4名,缓、免刑率达100%。上述统计数据稍作比较,不难发现,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缓、免刑问题非常突出。渎职侵权犯罪轻刑化,不仅有悖于罪刑相适应原则,影响人民群众对司法机关的认同,而且对渎职侵权的行为人难以起到惩戒、警示和教育作用,严重影响对渎职侵权犯罪的威慑与遏制。产生渎职侵权犯罪轻刑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归纳有以下几点:

原因之一,立法缺陷,是造成轻刑化的重要因素。一是渎职侵权犯罪法定刑偏低。检察机关立查的43个渎职侵权案件罪名,除刑法规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报复陷害等6类案件可以依照行为后果的严重程度,判处法定最高刑死刑外,其他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法定最高刑不超过10年。这些限制性规定容易造成渎职侵权犯罪案件轻刑化。二是现行刑法一方面对渎职侵权犯罪构成的必备条件过于苛刻,另一方面在量刑条件上的规定过于含糊,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因认识不一致产生轻刑。如在刑法第九章渎职罪中,就有15处将“徇私舞弊” 作为渎职侵权犯罪构成的必备条件并将“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情节严重、”“造成严重后果”等作为量刑的依据和基础,办案人员在侦查中难以收集、固定证据,使所收集的证据未达到全面,法院为协调检、法两家的关系,对渎职侵权的被告人处以轻刑。

原因之二,司法解释工作滞后,是造成轻刑化的又一因素。刑法缺乏有效、具体的量刑规定,对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以及造成严重后果等未作出具体有效的解释,司法解释只规定立案标准,至于量刑情节也未作出具体规定。2001年最高人民检察院虽然出台《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的渎职侵权重特大案件标准(试行)》,但仅仅规定了检察机关立查重特大案件的标准,时隔10年一直延用。而2005年又出台了《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也只是检察机关对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立案标准。这些规定是否属于《刑法》渎职罪中关于量刑的“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造成严重后果”意义上的范畴,缺少相应规定和依据,导致在司法实践中,法官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产生轻刑。

原因之三,人为干扰严重,查处案件难,影响量刑。刑法修改后对渎职侵权犯罪的主体作了严格的限定,将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排除在渎职侵权犯罪的主体之外。渎职侵权犯罪的行为人往往都有一定的权力,他们的行为也是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发生,责任相对分散,容易被忽视和谅解,一些领导干部对渎职侵权犯罪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对小毛病不闻不问,不敢抓不敢管;出了大问题,认为这类犯罪不揣腰包。检察机关一旦查处,打招呼、说情风纷至踏来,有的人为偏袒庇护,有的甚至设置障碍,使案件查处工作得不到认同,甚至是无法查处。同时检察机关独立行使检察权只是法律意义上的“独立”,在司法实践中缺乏必要的体制机制保障,使检察机关和办案人员对办案工作存在畏难情绪,怕影响部门之间关系和地方经济发展而受不必要的责难,查处案件点到为止,不敢大胆查处。这些来自各方面的干扰和压力,容易使该类案件适用缓、免刑。如:2008年我院查处的康某某玩忽职守案,因受各方面的压力,县法院只好宣告免刑。

原因之四,经济愈不发达、办案数量少的基层检察院,轻刑化的问题越严重。上级检察机关对基层院考核考评不够科学完备。注重立案数量和大案要案工作,将立案数量和大案要案作为考核基层院自侦工作的依据。对立案后的案件质量、审查起诉工作重视不够,这样在经济较为落后、线索匮乏、案源枯竭的基层院,为填补办案空白,完成上级检察机关的目标考评,重立案,轻结案,将小案立成大案,或者立凑数案,忽视深挖犯罪、提高案件质量,立案后匆忙结案,造成渎职侵权案件只有部分犯罪事实被查清,案件一旦移送法院,因数额不大,情节较轻,适用缓、免刑的可能性上升,适用缓、免刑的几率提高。

原因之五,缺少内部制约,审判监督不力。从检察机关内部而言,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从提请初查、立案、侦查终结到提起公诉都由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基层院特别是一些贫困地区基层院为保持办案规模,应付上级院的目标考核,出于对自侦案件的“偏爱”,审查把关不严。检察机关内部缺少制约机制,自侦部门成为“老大”,在一些案件上,公诉部门只是进行程序上的审查,对于案件证据的瑕疵或其他问题只是提出看法和建议,提出保留意见,未能引起足够重视,使案件质量不高,在无奈的情况下,只要法院作出有罪判决,宣告缓、免刑就认为达到目的了,缺乏监督制约意识。对判决书的审查,往往下至案件的承办人员、公诉科长,上至检察长都同意法院的判决,但案件适用法律是否得当,量刑是否存在畸轻畸重均不加以深查细究,审查法院的判决流于形式。

二、渎职侵权犯罪减少缓免刑适用的思考

打击和预防渎职侵权犯罪关键在于慎用缓、免刑,这就要求司法机关与相关部门密切配合,紧紧围绕“推进社会矛盾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公正廉洁执法”三项重点工作,各司其职,正确适用罪刑相适应、罚当其罪的刑法原则,从而真正预防和减少渎职侵权犯罪轻刑化问题的产生,达到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目的。 

首先,要进一步加强立法和司法解释工作,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渎职侵权犯罪缓、免刑的适用条件从法律层面上予以严格控制。进一步规范刑法第九章渎职罪刑罚,完善立法上缓、免刑适用条件,对适用缓、免刑在实体上作必要的限制性规定。建议通过刑法修正案的方式对构成要件、犯罪情节、危害后果、悔罪表现等情况作出具体量化,并适当提高渎职侵权犯罪法定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应密切配合,加强司法解释工作。对自首、立功以及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等有关量刑情节的法律适用问题作出严密的司法解释,统一检、法两家的执法思想、执法认识。通过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使刑法和司法解释更加完整、更加全面、更加明确、更加具体,操作性更强,尽可能从法律层面上限制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空间,避免缓、免刑滥用。
  其次,
树立公正执法理念,强化证据意识,加强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工作。渎职侵权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大都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因具备从轻或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等条件,判决时适用缓、免刑,完全符合法律规定,本无可厚非。但过多地适用缓、免刑,会在社会上引发一些负面效应,挫伤人民群众同腐败作斗争的积极性,失去对司法机关和法治的信认。司法实践中,打击和预防渎职侵权犯罪需要群众的参与和支持,需要各部门配合,更需要检、法两家的协作,侦查部门要彻底转变“从供到证”的侦查模式,全面、客观地收集、固定证据;公诉部门要将审查起诉工作前移,加强与侦查工作的衔接,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确保案件质量,做到心中有底,公诉有力。同时要加诉讼监督工作,适当提出缓、免刑的量刑建议,并参与对缓、免刑适用的分析判断,监督适用。审判工作必须坚持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的原则,正确理解和全面把握宽严相济的司法刑事政策。在案件审理中,做到该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适度。通过控制缓、免刑的适用,进一步体现法治的权威和从严治吏的精神。

再次,创新工作机制,加强联系沟通,加大审判监督力度检察机关要切实履行审判监督职责。在出庭支持公诉积极提出缓、免刑建议的同时,对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判决裁定文书要实行专人审查,将法院认定自首、立功确有错误和量刑畸轻的缓、免刑案件作为审查重点,严格把关,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对适用法律明显不当,量刑畸轻的,要及时提出抗诉。对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贪赃枉法、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执法犯法的行为,要严肃查处,依法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与此同时,要加强与法院沟通和联系,建立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判决评价机制,对量刑较轻的,或适用缓刑、免刑较多的现象,与法院共同分析原因,共同研究对策,尽可能地减少轻刑化现象

第四,加强检察机关自身建设,完善机制,进一步提高执法水平和办案质量。2009年高检院通过了《关于省级以下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的案件由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逮捕的规定(试行)》,贵州省检察院通过《贵州省检察机关关于自侦案件审查逮捕上提一级工作的实施细则(试行)》,这无疑对检察机关内部监督制约,提高自侦案件质量,促进严格执法有着重要的意义。要求各级检察机关在办案中严格执行,以确保案件质量。这里有几点需要强调,一是按照宪法规定,上下级检察机关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这就要求上级检察机关必须充分发挥领导作用。领导不仅是指挥,甚至要直接参与查办案件。基层院对案件进行初查后,上级检察机关要密切关注,及时掌握初查工作进展情况,提出指导性意见,必要时帮助基层院排除阻力和干扰。在立案、侦查终结、起诉、审判等环节上,要关注犯罪情节及危害后果等方面的变化,对案件开展跟踪管理。二是建立科学合理的考核考评机制,对基层院实行分地区、分类别的进行考核考评。上级院对下级院的考核考评,不应有硬任务、硬指标。建议从地区经济发展、发案情况、预防工作以及党委、人大对自侦工作的认同程度去加以评价,综合权衡,科学区分基层院的工作,以达到客观公正。三是加大基层院侦查人才培养,充实基层院自侦部门的力量。基层院要加大侦查人才业务学习和培训力度,针对反渎工作涉及知识领域广、涉及部门多、法律法规专业性强等特点,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开展多行业多门类知识的培训,吸纳优秀人才,优化人员组合,把综合素质强,有侦查经验的骨干充实到办案第一线,从根本上改变侦查队伍专业结构不合理的状况上级院要选派一些侦查经验丰富、专业性强的优秀侦查人才充实基层,以缓解基层院侦查人才匮乏的问题,从而提高基层院查办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