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聂荣臻在抗美援朝战争中

发布时间:2013-11-05 16:44:22 来源: 浏览次数:

 

 

 

朝鲜半岛,位于亚洲大陆的东北部,向东南伸入黄海与日本海之间,历来是日本侵略亚洲大陆的跳板。19108月,朝鲜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1945815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朝鲜人民从日本帝国主义铁蹄下获得解放,美、苏两军遂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驻扎在朝鲜半岛的南北地区。

1948815,朝鲜南部在美国的扶持下单独成立了“大韩民国政府”——简称韩国;同年99日,朝鲜北部也在苏联支持下成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简称朝鲜。从此,朝鲜半岛一分为二,“三八线”成了南北对立的界线,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朝鲜和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韩国,都有鲸吞对方的雄心,南北矛盾日益加深。

1950625凌晨,矛盾激化的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终于爆发了内战;627,美国总统杜鲁门对朝鲜半岛的事态迅速作出反应,他当天就悍然决定:美国派出海军和空军入侵朝鲜领海、领空,进攻朝鲜人民军,并对朝鲜城市狂轰滥炸;同时命令第七舰队向台湾海峡出动,侵占中国领土台湾,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既定部署。77,美国又操纵联合国安理会在苏联缺席的情况下通过成立“联合国军司令部”,美军遂以联合国名义在朝鲜半岛大打出手,并很快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美国高层把台湾和朝鲜半岛这两个并不相干的地区联系起来,同时采取严重的军事步骤,公然干涉中朝两国的内政,迫使新中国毅然决然采取抗美援朝决策……

一、未雨绸缪,为入朝参战护路伏兵

还在195081日,东北军区向总参谋部请示,可否派部分高炮部队到鸭绿江大桥朝鲜一侧布防,以保护这座大桥。派兵到异国保卫必遭美军轰炸的桥梁,这无疑是同美军迎头相撞!当时,有工作人员认为:大桥一旦被炸,我军固然过不去,美军也过不来呀,这不是皆大欢喜嘛!但是,聂荣臻高屋建瓴地认为:鸭绿江大桥是中朝两国之间唯一的重要通道,一旦被美军切断,我军到时想援助朝鲜实是万难! 82日,他向毛泽东、周恩来报告:关于东北军区请示的问题,“经研究后,感到还是派出为好……因为鸭绿江的桥梁对我来说是必须保护的。”4日,毛泽东批准了这个报告。不久,经征得朝鲜方面同意,东北军区部队对鸭绿江大桥采取了严密的保护措施。战争进程中,美军飞机昼夜对这座大桥狂轰滥炸,聂荣臻一再指示部队设法保护好大桥。后来,部队创造性地架设了一座与鸭绿江大桥并行的水下桥,桥身隐藏在水面下,空中侦察不易发现,可以保障通行。水面桥炸断了能很快修复,水下桥则始终未被炸断过。中朝之间的这条通道一直没有被切断,这对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有老同志说过:试想,那时我军没有大规模空运的能力,基本靠汽车甚至是骡马运输,一旦大桥被炸,我军只能望江兴叹。因此,聂老总的这一着棋至关重要!

8月中旬,东北军区领导人高岗等看到美国积极调兵遣将,预感到战局可能很快逆转,一旦中国被迫军事卷入,光靠东北边防军的兵力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呈文中央军委要求增调一个军到东北,得到中央军委同意。

在协调增兵东北事宜的同时,聂荣臻开始考虑东北边防军的二线部队问题。就在8月中旬,他和总参谋部主要领导在给毛泽东的报告中指出:从东北军区要求增调部队的要求,“我们联想到今天整个(国防)部署,似有加以考虑之必要;如美帝对朝鲜的侵略战争继续打下去的话,虽然我们有了第一步的部署,已将十三兵团调至辽南,但仍恐不足以应付事变。因此建议:应于关内机动地区,再行配备第二线兵力,以为未雨绸缪之计。”他在报告中指出,从全国部队的部署情况看,中南、西南地区的部队很分散,军以上部队马上集结有困难,而华东军区所属的第9兵团4个军正位于上海地区整训,可以作为战略机动力量;除第9兵团之外,还可以考虑将西北地区的第19兵团在适当的时机调至机动位置整训,与第9兵团共同担负战略机动部队。

聂荣臻等提交的报告,激发了毛泽东的战略灵感,认为不但要有二线部队,还要有三线部队。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周恩来多次主持召开中央军委有关部门会议,初步研究确定了边防军二线和三线部队的部署,基本采纳聂荣臻等人的建议:首先调第9兵团北上至山东津浦铁路沿线地区整训,作为边防军的二线部队;同时将第19兵团部队集结于陇海铁路沿线地区机动位置,作为三线部队与第9兵团相策应。

831,周恩来根据与聂荣臻等中央军委主要部门领导协商的结果,拟定了关于加强东北边防军的计划,并于93向毛泽东并刘少奇呈送报告,择要汇报了计划的内容:关于加强边防军和二线、三线部队的部署,准备共动员部署11个军36个师,连同特种兵和后勤部队,共约70万人。“第一线五个军十五个师……;第二线三个军十二个师,从华东调出,十月底可集中济徐之线;第三线三个军九个师,拟从西北调出,集中时间约在年底。”

聂荣臻关于配备二线部队的建议,战略意义是巨大的,被誉为是布下“伏兵”:“这样,到边防军部队改编为志愿军向朝鲜出动时,二线、三线部队的部署已经基本完成。中央军委的基本意图是,在第13兵团等第一批出国作战部队出动后,即以第9兵团由山东北上,进入位于东北的边防军原驻地,作为第13兵团的二线部队,随时准备入朝作战;同时以第19兵团东进,进入第9兵团在山东的原驻地整训,作为三线部队,准备入朝参战。二线和三线部队的部署,是一项未雨绸缪的工作,也是一项重大的战略行动。它的完成,既稳固了国防,保持了充裕的战略机动力量,又保证了边防军部队在出动作战后能够拥有源源不断的后续支援力量,占据了战略上的主动权。特别是第9兵团的集结,使得志愿军部队在尔后作战行动中,得以在战局紧急的情况下,能够迅速入朝,担负朝鲜东线的作战任务,为彻底扭转朝鲜战局,奠定战争胜利的基础,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二、保护粮道,让人和武器都有吃的

1950108,毛泽东正式发布了《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命令指出:“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任命彭德怀同志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019,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参战。

当时,几次战役下来,敌人已摸清志愿军只能携带一个星期的粮食弹药等军需品,公开宣称志愿军只能发动“礼拜攻势”——即每次战役进攻,只能维持一个星期。于是,美军就有意拖到志愿军弹尽粮绝时再发起反攻,以造成志愿军的被动困境,聂荣臻为此焦心如焚,他感慨地说过:“严格地说,我们是从抗美援朝战争中,才充分认识到后勤工作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性的。”

古代兵家有句名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作为军事大家的聂荣臻当然明白:不但人要吃粮食,枪炮也要吃“粮食”——子弹、炮弹;美军断我粮道,不但是要我们志愿军官兵吃不上饭,更想让我们的枪炮“吃”不上“饭”啊。因此,我们必须得想办法保护粮道,让人和武器都有吃的!

根据工作职能关系,聂荣臻主要负责研究解决前线弹药供应办法并组织实施。如1951315日,他专门召开兵工生产会议,提出为了满足志愿军的作战需要,国内究竟能生产什么武器弹药?要大家把家底摸清,寻找解决办法。195231日,聂荣臻在写给周恩来并毛泽东的报告中提到:根据去年10月美军秋季攻势时志愿军的作战消耗,加上非战斗损耗,以及必须控制的储备基数,已与洪学智一起拟定了志愿军弹药补充计划。计划提出:各种子弹,国内库存及自己生产的可以满足需要,所缺的是大量炮弹,拟用3种办法解决:1.向苏联订货,主要是大口径炮弹,去年已提出几十万发的订货计划,拟请苏方尽快满足我们的需要。2.火箭筒所需的弹药尽量组织国内生产解决。3.志愿军还在使用的美式榴弹炮等火炮所需的炮弹,拟组织国内兵工厂以修理旧弹的办法解决。在这份报告中,他还结合朝鲜战场与国内需要,提出了1952年国内弹药生产的三条原则:(一)凡制式武器的弹药,可扩大生产,以满足各方需要,到19531954年再视情况缩减生产。(二)虽是制式武器的弹药,但不易长期保存的,在满足朝鲜战场需要后可酌量减产。(三)凡非制式武器的弹药,只满足朝鲜战场需要,尽量减少生产和库存。这份报告,先后获得周恩来、毛泽东批准。

众所周知,“朝鲜战争(我军)往往一次战役就要消耗很多物资,1953年夏季攻势中,一次20多分钟的火力急袭,就用了弹药1900多吨。”因此,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向朝鲜境内运送了多达9600多个品种的260多万吨物资。尽管美军占有绝对的海空军优势和火力优势,但由于聂荣臻和总后勤部领导的共同努力,敌人始终未能切断志愿军的钢铁运输线、瘫痪志愿军的后勤保障工作。对于和他携手保障志愿军后勤工作的洪学智、杨立三,他不吝褒赏:“志愿军后勤工作的许多重大改进,都是洪学智同志在那里具体组织实施的。”“当时,总后勤部部长是杨立三同志……人很勤奋,为了把东西送上去,他想了很多办法。”

三、参与领导反“细菌战”,负责组织我军大规模入朝轮战

美军在1951年夏、秋季攻势惨败以后,不久又遭到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局部反击战的沉重打击,遂于19521月下旬丧心病狂地对朝鲜北方发动细菌战。2月,又对中国东北地区发动了“细菌战”。聂荣臻在接到前方有关细菌战的第一份报告后,立即向毛泽东、周恩来等作了汇报。此后,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下,他协助周恩来投入了反细菌战的斗争之中。从2月起,聂荣臻就让有关部门动员了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科学家40多人(后扩大到70多人),于3月上旬,奔赴朝鲜北方及中国东北地区。这70多人都是昆虫学、细菌学、流行病学、毒物化学、病理学、营养学等学科的专家。临出发前,聂荣臻同部分专家谈了话,并向中共中央建议,为鼓励科学家们的调查工作,国内由抗美援朝总会组织盛大欢送,新华社公开报道,建议获党中央同意。他在228日写给周恩来并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的报告中说:拟在3月上中旬前送各种细菌疫苗580万份,在此之前,已前送了大批防鼠疫、防霍乱杆菌疫苗,可以满足前方需要;另外给第一线部队筹集了20万具防毒面具,印制了大量防化学战的教材,也可很快运达前方。229日,毛泽东对这个报告批示:“照办。”“美帝国主义细菌战调查团”在团长李德全、副团长廖承志、陈其瑷等人率领下,实地调查了近一个月,以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公布了美军进行细菌战的罪行,引起了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关注,许多国家纷纷起来谴责美帝国主义者的暴行。314日,成立了周恩来为主任、郭沫若和聂荣臻为副主任的中央防疫委员会,统一领导反“细菌战”的全面工作。由于中朝两国军民共同努力,在全世界人民的强大舆论压力下,终于挫败了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军民终于取得了反“细菌战”的历史性胜利。

19529月,遵照毛泽东指示,聂荣臻开始组织志愿军大规模轮换入朝参战的工作。10日,发出了《关于入朝部队轮换问题给邓(华)、杨(得志)、甘(泗琪)的指示》,指示中说:“为使国内部队获得对美帝国主义军队作战的锻炼,同时又照顾到出国较久的部队能得到必要的休整,决定选调国内部队以军为单位进行轮换。关于部队轮换计划问题,遵照主席批示,拟分两期进行。”第一期3个军,第二期7个军,共10个军互相轮换,占当时志愿军总兵力15个军的三分之二。此项工作,从1952年秋开始,到1953年春结束。部队大批轮换开始后,聂荣臻于125又向毛泽东、彭德怀建议:组织国内军队机关于部,分批轮换到朝鲜战场实习,使他们也得到与美军实战的锻炼。由总参谋部及各大军区司令部机关干部去朝鲜分别换回志愿军司令部及各兵团司令部机关的人员,时间约到1953年夏换完。政治工作及后勤工作干部也分批轮换,由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分别拟出计划后实施。毛泽东126批示:同意这个计划。

部队和机关干部的轮换工作陆续组织实施后,为志愿军增添了活力,使作战过于疲劳的部队得到了及时休整,又使大批干部、战士得到与美军进行实战的锻炼,积累了以劣势装备与具有高度现代化装备的敌人作战的经验,这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产生了良好而又深远的影响。

 

                            (夏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