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湘黔古道话青溪

发布时间:2013-11-05 16:44:26 来源: 浏览次数:

 

青溪于舞阳河中段,是舞水航运与湘黔古驿道上一个水陆码头,古名“青浪卫”。清代设置青溪县,隶属思州府。19412月废县设区,隶属镇远县。

1949年前夕,国民党反动派在青溪设立应变计划。贵州省政府的建制是:省、县、乡、保、甲。唯独在镇远的青溪设区。临近解放时,镇远县伪县长周仲良派人到青溪组织防剿大队,组织了100余人,100余支枪。与其国民党49327980团驻守青溪,在青溪至三穗沿线设防。并在青浪东关外,强迫群众搭一浮桥,指挥防剿大队在慢坡塘设防,980团一部在文笔坡设哨,大部分在后山筑工事。加之国民党组织,三青团组织、特务组织以及伪乡、保都作了周密的“应变计划”。

原驻守湖南晃县、贵州玉屏、青溪一线国民党49327980团奉国民党贵州省主席谷正伦电令,从玉屏、羊坪撤退到青溪(团部设在青浪卫城东门),妄图负隅顽抗,企图阻挡中国人民解放军向镇远、贵阳省城进军。

一 解放青浪第一仗

1949108,负责攻打青浪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7501493营,3营在团副参谋长吕龙、营长邹光兴率领下连夜出击。经羊坪、响水到离青浪镇的五里牌岔路口时,已是深夜3点钟了。这时,国民党守军仍在睡梦之中。吕、邹二位指挥员当即召集主攻7连连长刘凤林、指导员刘道伦、副连长吴明敬和协同作战的机枪连副连长杨朝宪开会,分析敌情,研究战斗部署。会后,邹光兴营长随7连三排摸夜路搜索前进,在马路旁活捉敌哨兵两名,从哨兵口中获悉了青浪镇敌军部署情况。青浪镇地处舞阳河北岸,南岸有一渡口,渡口东岸有一条名叫河东街,街东头坳上背北是文笔山。山顶驻有国民党980团一排兵力,在渡口也驻有敌兵。这里地势险要,力可以远控通向青浪镇的唯一水陆孔道。

七连指导员刘道伦带领一个排,沿着小山沟攀登文笔山。三名前锋战士先爬到山顶时,见到两个正在吸烟的国民党哨兵,战士一齐冲向敌人,在“不许动”“缴枪不杀”的高喊声中,睡得迷迷糊糊的敌军全部乖乖地当了俘虏。

在攻占文笔山的同时,七连连长刘凤林带领一个排冲下河东街,抢占了南岸渡口,夺取船只。河北渡口险要而坚固,河宽百余米,水深数丈。渡口无桥,两只渡船早已被敌军控制在对岸。刘凤林连长说服敌俘虏赵排长,利用他呼喊对岸敌人才撑船过来,巧夺船只,抢渡成功。

船一靠岸,解放军指战员摸黑跃上,三个班乘船过河,顺利靠岸,迅速占领了北岸。时值深夜,万籁俱静。这时149团一营王全忠营长也率队赶到渡口,他指挥一部分兵力掩护后续部队渡河,命令另一部分兵力奔向青浪镇西南阻击逃窜敌人。149团三营一部份渡过河后,立即向青溪街上冲去,另有两支部队冒着凛冽寒风、踏着剌骨的河水,从汪家码头和上河坝两个浅水河滩涉水过河,三路夹攻青溪街。用重机枪和六○炮向敌人的火力点射击,打乱了敌军的阵线,一举占领了青浪卫城东端的青溪大街。

青浪街北侧教场坝有一条马路可由后山通往岑巩。国民党980团部分士兵听到枪声便往后山逃窜。149团三营两个排及一部分兵力迅速前往教场坝柑桔林中阻击,切断了国民党兵退向岑巩的后路。

三营指战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来,把两湖馆前的乱军团团围住。敌980团梅团长和毛营长弃马逃跑。敌梅团长和毛营长等逃到岑巩县茅坡寨山沟时,被1749师侦察连歼灭。

夜袭青浪镇一仗,歼灭国民党327980团团部和机炮连、特务连、辎重连、通信连一个营的兵力,共计毙伤俘敌400余名,缴获炮二门,轻重机枪10挺,步枪300余枝,战马二匹及一批军用物资。

袭击青浪这一仗,不仅是解放镇远的第一仗,也是进入贵州的第一仗。这一仗胜利打开了解放贵州的东大门。

二 接管青溪建立政权

镇远县委第一次会议在羊坪召开。会上西进干部六中队队长,首任县委书记刘学民,传达了二野五兵团潘炎主任的指示。“青溪要留一个较强的同志任书记,干部也要配得强一些”。因为,青溪是国民党政府在贵州特设的一个区,反动党、团、特和地方封建反动势力都十分强大,是湘黔公路边的重镇,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有一条尚未修好的小公路可直通镇远,是青溪至镇远的捷径。舞阳河行船也可以到达镇远,是进军西南的要道之一。

青溪区的干部配备是:孔仲民任区委书记,张秀林同志任区长兼青浪镇镇长,吴永顺同志任区组织委员兼任竹坪乡乡长,区宣传干事郑元勋同志兼任羊坪乡乡长,马鸣信和王树芝同志任铺田乡乡长、郑兴文同志为区财经助理员,华顺建同志为公安助理员,还有从江西西进的干部章国宝、焦国瑞、胡杰、雷岳、焦子瑜、黄重民等共15位同志。

除郑元勋同志留守羊坪外,其余干部第二天到达青溪,也就是19491110,这天是赶场,借此机会召开了群众大会,宣布青溪区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会上,孔仲民书记讲了人民政府的性质,讲了革命形势,着重宣讲“我党必胜,敌人必败”。同时揭露国民党散布的什么“红眼绿鼻”、“共产共妻”、“杀人放火”等谣言。通过宣讲,恐怖情绪顿时消失。张秀林区长也在会上讲了话,一是号召敌伪人员迅速到人民政府自首登记;二是讲明借征公粮的意义和重要性;三是讲解放大军过境,如有借东西不还或损坏东西不赔者,请到区政府申明,待查明情况后,如数赔偿。部队张日良营长也讲了话,“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一切为人民,我们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的军队,党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

参会群众喜笑颜开地说:“解放军来了两三天,都是公买公卖,没有见过这样好的军队”。头一个群众会开得非常之成功,开会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高,散会了,还有很多人围绕干部、战士问长问短。

正在这时,五兵团潘炎主任来到青溪后,立即把孔仲民书记叫到他的临时住所,对孔仲明说:“咱们西进大军和干部大队的人马,要从你们区经过,你们的任务是,对所有过境人员,每天要供应三餐饭的大米,每头牲口要供应一天半的草料。当时还问了孔仲民有困难吗?干部都有枪吗等问题,对没有枪的干部配置一支美式步枪,子弹120发。同时还向孔仲民交待,由张营长带一连的兵力,留在青溪协助征粮,“由你统一领导”。

据后来孔仲民书记回忆说“当时对过境部队每人每天供给二斤大米,每头牲口供给7斤饲料的任务,的确没有把握完成。但见张营长带一个连兵力留守青溪协助做工作,便坚定了完成任务的信心和决心,全区完成借征粮食入库三十余万斤”。留下的张日良营长,连长指导员张先锋都是与孔仲明在北方一起战斗的老战友,这些人都是能打仗,能做地方工作的多面手,对青溪搜缴枪支,借征公粮,建设一支能打仗的区队等工作,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 消灭匪众 巩固政权

青溪出现匪情较早,19491129日晚,由于区委区政府采取枪打击头鸟,让出头先烂的办法,很有作用没有酿成大乱。

解放青溪10多天,发生了汪家码头抢劫案,土匪抢了湖南芷江的两个布商和一个江西省小学教师。抢劫案一发,谣言四起,什么“共产党不管土匪”,“解放军是北方人,他们到哪里去抓土匪啊”等等,就连支前委员会的两个委员也公开质问:“富商被抢你们管不管”,“你们能破案吗”?区委领导清醒地认识到,这是敌人在进行破坏革命秩序的试探活动了。为有力打击敌人的嚣张气,保卫政权,巩固政权。立即由张秀林区长,公安特派员华顺庭等三人全力以赴,亲自破案。由于刚建立政权,群众还未充分发动起来,受害者被抢后不敢告状,为弄清情况,保护受害人安全,决定把受害人请到区政府来,经过与他们交谈,做工作之后,解除了他们的顾虑。讲出了被抢去皮箱10多口,布数10匹,黄金7两多,还有银元铜毫,古董器具和衣物等。经华顺庭同志在青溪街上深入了解,在案件发生的第二天早上,发现有一个姓夏的用银元买了10多斤肉,提到搭浮桥的船户那里去吃,另外还有一个叫“大老崔”的人,提供了魏某穿的衣服与受害者讲的情况并相吻合。

根据以上情况,公安人员立即把大夏、魏二人秘密抓起来,通过审问,并将唐某逮捕了。在唐的亲戚家找出两包衣物和布匹,还有三钱三分金子以及银元毫子。

坚持党的“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经五天时间破获了这起案件,交出了全部脏物,平息了谣言。结案后,把所有脏物原封不动退给受害者。

  195043日上午,区委接到县委书记刘学民电话通知,区里除留个别干部配合区保卫队坚守外,其余全部进城开会。根据获悉土匪要攻打青溪的情报,区委决定,开会剿匪两兼顾。孔仲民书记命刘德华队长率队坚守贸易组(原武家窨子),当天下午,青溪匪首李秀成勾结左德权与三穗、湖南等地土匪400余人攻打青溪,战斗一直进行到次日上午8时,刘希元区长带领分区一个连部队赶到,土匪溃逃,此战,击毙匪团长王玉富等二人,打死打伤土匪40余人,俘敌7人,缴获步枪1支。

195044,县委召开全县干部会议,县委书记刘学民传达地委和省委苏振华政委等领导关于认清当前形势,打好第二仗的重要讲话,会议认真分析当前形势,即人民政府能掌握的乡镇,就青溪区能控制的有青浪、羊坪、竹坪三个乡(镇),被土匪控制的有铺田乡。为迅速纽转局面,决定各级成立剿匪指挥部,20天内修好区所在地碉堡3座,建立情报站,开展“叫子索夫”运动,三个月内把敌人气焰打下去。

同年512,匪首黄运炳纠集蕉溪、三穗、岑巩等地土匪600余人再次袭击青溪,这次是主动出击,刘希元区长带一个区队的兵力到后山坡“迎敌”进攻,华顺庭和江西干部坚守调堡,防止敌进城抢粮。孔仲民书记坚守区政府(原朱小谷窨子),牵制土匪进攻东门,本地干部坚守天保楼和镇公所,控制土匪从对河过来。当下街股匪接近据点时,刘希元区长、刘德华队长端起机枪,一边扫、一边冲锋到桥家板,当土匪再次反扑时,军分区149团赴岑巩的一个排赶到,匪徒们被打得屁滚尿流。此次战斗毙伤匪徒20余人,缴获步枪1支,土炮1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