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黔东南红色文化保护与传承的几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4-09-15 16:10:31 来源: 浏览次数: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各个国家、地区和民族都在寻求实现发扬和传承民族精神,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方式方法。区域红色文化是一个地区的血脉和灵魂,是区域软实力的首要资源和重要载体。地处偏远的黔东南也是一块革命的红土地,红色文化资源十分丰富,其开发利用越来越成为提升该地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手段。因此,当前我们必须对黔东南红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认真思考这样两个问题,即为什么以及怎样进行保护与传承创新的问题,以使黔东南区域红色文化成为凝聚民族精神、传承民族文化、提升地区软实力的新形式。
    一、黔东南红色文化内涵与类型
    1.红色文化的定义、内涵
红色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在血与火的革命年代领导人民群众创建的中国特色先进文化,它博大精深,内涵丰富,蕴涵了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政治理想、爱国情怀、价值观念和道德诉求,是革命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人、革命人民和进步人士共同创造、积淀的重要文化遗产,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革命传统和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红色文化的主要内容有四个方面:第一,马克思主义是红色文化生存、发展的指导思想,决定了红色文化的性质及其发展方向,构筑了红色文化最为重要的理论基础和思想灵魂;第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是维系人民团结和共同奋斗的精神纽带,构成红色文化得以传承和发展的基石;第三,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革命英雄主义为核心的革命精神,集中体现了党和革命群众的内在品质、精神风貌、价值取向及其人生追求,构建了红色文化维系和发展的动力源泉;第四,以集体主义为原则和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核心的革命道德,是党和人民群众判断行为得失、确定价值取向的基本准则、价值标准和行为规范,构造了红色文化社会化的道德基础。
    2.黔东南红色文化内涵与形式
黔东南红色文化是指革命战争年代在黔东南形成的革命文物、革命战争遗址、纪念地、人物故居以及凝结在其中的革命精神、革命传统和文化氛围。红色文化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类型,具有特定的物质载体和丰富的精神指向,具有不同的表现形态和特点,从其形式来看,黔东南红色文化可分两个方面:物化形态的红色资源和精神形态的红色精神。
    物化形态的红色资源是红色文化物质产品的现实体现,属于显性内容,是红色文化活动方式的载体,主要指革命志士、革命烈士及其使用之物,以及革命旧址和遗址等。黔东南物化形态的红色文化资源,内容丰富,形式活泼多样,分布广泛。根据初步调查统计,黔东南有革命遗址343处,16个县均有分布,但相对集中于红军长征经过地区和黎平、榕江等东北中南部各县,主要革命遗址有:黎平会议会址、中央红军总司令部驻址、榕江红七军军部旧址、三穗杨至成将军纪念馆、锦屏龙大道故居、周达文故居、镇远党支部活动遗址等。
    精神形态的红色精神是红色文化的观念形态和精神指向,是红色资源所承载的人民群众在我党的正确领导下,在解决实际问题中所依靠的知识、信仰、价值和规范,它是红色文化的精髓,是红色文化深层内在的文化形态。黔东南精神形态的红色文化精神主要是指黎平会议精神。黎平会议精神可以概括为: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独立自主、敢闯新路的精神;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顾全大局、民主团结的精神。精神文化是红色文化结构的核心层次,它“是国家经济、政治的反映,体现社会发展进步的要求,同时又具有重大的价值导向、思想阐释、道德规范及平衡社会作用。精神文化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黎平会议所体现的民主集中制原则、独立自主和求真务实精神在当代仍有重要的认识和反省价值。
    二、黔东南红色文化的价值功能
文化是一个民族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内在根基和重要标志,是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红色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革命实践中所形成的伟大革命精神及其载体,是中国共产党人创造的新民主主义文化的核心,蕴含着中国革命胜利的强劲动力和不朽的伟大民族精神。黔东南红色文化具有政治、经济、社会和教育等方面的功能和价值,因此保护与传承黔东南红色文化对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传播先进文化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1.政治价值
    红色文化的政治价值在红色文化价值中居于首位。弘扬红色文化有利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红色文化是革命战争年代特定历史环境下形成的,是独特性的政治资源,红色文化属于“政治性质的文化”。红色文化作为先进的文化形态,自形成之日起,就成为中国共产党执政文化中最强有力的声音,成为意识形态的主阵地,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最好的历史教材,构筑起中国共产党新时期执政文化的氛围,更是加强政治文明建设的重要基础。
红色文化作为一种先进的文化形态,必然成为意识形态的主阵地。红色文化蕴涵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经过特定历史和生活锤炼,无时无刻不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成为引导社会前进的强大动力和永葆我们党的先进性、创造性的决定性因素,构筑起中国共产党新时期新阶段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氛围。
    2.经济价值
红色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潜在价值。红色文化的经济价值并不是指其自身内在的价值形态,而是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衍生的价值形态,这一价值主要体现在对一些革命老区经济发展水平的贡献上。红色文化不仅影响着新民主主义时期的经济和政治,而且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是新的历史条件下经济发展的重要媒介。
    首先,红色文化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精神动力。“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经济、政治、文化这三个方面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共同推动着人类社会向前发展。从本质上看,文化不仅是一种精神力量,也是生产力。在现代经济中,文化因素越来越重要,它对经济的发展具有统领力、推动力和渗透力的作用。
    其次,红色文化资源是新的历史条件下经济发展的重要媒介,有利于带动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红色文化资源集中的区域绝大部分位于交通不便、经济发展缓慢、地处边远的革命老区。为了振兴老区经济,充分发挥老区固有的资源优势,利用丰富的红色资源,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成了一些革命老区切实可行的经济发展战略选择。红色文化产业在现代经济结构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已成为新的区域经济增长的亮点。发展红色旅游,是带动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有效举措,成为老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可以逐步缩小与发达地区的差距。
    3.文化价值
红色文化作为观念形态的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国先进文化建设重要的阶段性成果,是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历史前提,是发展先进文化,推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需要。红色文化是中国新民主主义文化的主体,是中国共产党人优良传统和革命精神的具体体现,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党的先进性重要体现和保障,具有民族性、科学性、大众性等特征。所以红色文化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弘扬红色文化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内在要求。当前,发展先进文化,就是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以不断丰富人们的精神世界、树立正确的舆论导向,满足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增强党的战斗力、民族的凝聚力、国家的竞争力。
    红色文化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红色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对于促进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民主革命时期,黔东南这块土地孕育出了红色的文化和红色的精神。红色成为黔东南人记忆中抹不去的颜色。红色文化,它既体现了那一个时代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又包含着革命先贤们勇于创新,接受新思想,向往新生活的理想。所以,挖掘红色文化资源,不但可以弘扬时代精神和革命优秀传统,而且可以增长知识、鼓舞斗志、陶冶情操、提高修养,对增强国家文化力量具有潜移默化,引人入胜的效果,符合当今时代的需要。
    4.教育价值
    红色文化所承载的物质和精神资源,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甚至是将来,都是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的生动教材。红色文化中的“每一件珍贵文物、每一处革命遗址、每一个革命事件、每一种革命精神,都在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展示着中国共产党英勇斗争的光辉历史,都在以不容置疑的证据诠释着中国共产党人热爱祖国、依靠群众、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思想道德境界。”因此,红色文化资源是教育人民特别是青少年一代的鲜活教材,是新时期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的独特载体。
    红色文化是一种宝贵的思想理论和政治文化资源,是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直接源头,它为弘扬中国革命传统、提升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激发全国人民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提供了真实、有说服力的教育资源。通过红色文化资源开展德育教育是新时期、新形势下进行德育工作的新方法和新途径。黔东南红色文化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历史,具有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丰富内涵,具有特定的物质载体和价值指向。因此,通过对黔东南红色文化资源的挖掘、整理,并注入现代先进的文化要素,对加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教育,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艰苦奋斗精神教育,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和时代价值,将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谐社会,提供强有力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三、黔东南红色文化保护与传承对策与建议
    黔东南红色文化资源丰富,类型全,数量多,分布广泛,但又相对集中,易于开发。黔东南红色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和革命先驱给后人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也是开展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发展红色旅游的重要资源。近年来在州委、州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黔东南红色文化得到了有条理、有层次、有重点地开发,绝大多数革命旧址、遗址已经得到保护,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是也存在一些明显的不足之处。如对开发、保护、利用红色文化资源的重视不够、资金投入不足、保护意识不强、缺乏整体规划、专项法规不健全、保护机构不完善、保护方法和传承手段落后、专门人才缺乏等,特别是保护和传承创新工作做得还不够。今后黔东南红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工作除了要采取针对性的措施解决上述问题外,还要努力推进红色文化保护与传承的创新。
    文化创新是当代中国先进文化发展的动力,也是红色文化永葆先进性的源泉。江泽民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党的十七大报告也强调:“在时代的高起点上推动文化内容形式、体制机制、传播手段创新,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是繁荣文化的必由之路”。黔东南红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也离不开创新。既要积极推动内容创新,也要积极推动形式创新与传播手段创新。要通过持续不断的创新,使黔东南红色文化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并进而增强其吸引力和凝聚力。
    第一,坚持市场导向原则,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国内对红色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保护、传承的视野与思路,在红色旅游、红色教育的基础上已经向红色文化产业开发领域延伸。因此,黔东南要加强政府对红色文化开发宏观调控,通过积极的产业政策和有序的市场化运作,加快红色文化事业接待型向文化产业型转变,加强社区和乡村红色文化遗迹的保护和利用,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红色文化遗迹的保护和利用。根据红色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特点,有机地实行公益性文化事业管理模式和经营性文化产业运作模式,加快红色文化产业基地和区域性特色红色文化产业建设,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红色文化产品,积极发展黔东南红色文化产业链,加大红色文化市场化、产业化进程,大力培育成熟、完善、活跃的红色文化市场。
    第二,拓宽和创新红色文化传播途径,建设红色文化服务网络平台。媒体是思想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是推广主流价值观念的主渠道。各类报刊、杂志、广播电台、影视、互联网等媒体要加强对红色文化的广泛宣传,通过开辟红色文化专栏、专题、网页等形式,构建红色文化宣传和教育平台,要通过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平台的建设,达到挖掘、整理、传播黔东南红色文化的目的。随着科技的进步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开发应突破原来的思路,把传统的“静态”开发发展为现代的动态开发,把陈列式的红色资源“产品”通过现代传媒与技术开发发展为“动态”的精品,动静结合地展示红色文物和革命旧址蕴涵的革命精神和历史文化,增加生动性、直观性。红色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已经成为一种可靠且有效的方法,通过数字化保护能更好地整理、收集、记录红色文化遗产的信息,黔东南要大力推进红色文化保护和传承数字化工程,还要大力发展现代影视文化。
    第三,树立新的保护理念和开发思路,整合资源,塑造整体形象。首先,运用政府引导和市场机制两种手段对红色文化资源进行整合,推动红色文化发展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把分散的红色资源整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着力优化红色文化资源配置,促进文化要素集约流动,发挥红色文化资源的整体效益。其次,要综合开发黔东南州文化资源,黔东南红色资源较为丰富,红色文化与自然生态、少数民族历史文化等旅游资源相伴相融,独具特色,把红色旅游资源与其他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有机结合,深度挖掘红色文化内涵,充分利用、合理开发红色旅游资源,把这些资源与其它旅游资源进行整合利用。实践证明,这种优化配置、综合利用的方法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开发模式。
    第四,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深入挖掘黔东南红色文化内涵,抓住红色精神的内核。只有在尊重史实的前提下,对红色文化资源内涵进行深入挖掘,不断提炼红色资源,注重文化创新、丰富文化内涵,才能展现红色文化资源的独特魅力,抓住红色文化命脉,打造区域红色文化品牌,才能有效地进行开发保护和传承,使开发的红色文化产品真正达到以科学理论武装人,以正确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精神塑造人,以优秀作品鼓舞人的效果。
 
    注释:
    1.李水弟、傅小清、杨艳春:《历史与现实:红色文化的传承价值探析》,《江西社会
科学》,2008年第6期,第159页。
    2.曾丽雅:《中国共产党精神文化发展历程论略》,《江西社会科学》2004年第8期,
第149页。
    3.《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63-664页。
    4.李康平、李正兴:《红色资源开发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道德与文明》
2008年第1期,第87页。
    5.《江泽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537页。
 
 
 
                                 (作者:范连生  系凯里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博士)
                                                                      责任编辑:杨昌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