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红二、六军团与黔东苏区、石(阡)镇(远)黄(平)革命根据地

发布时间:2015-01-20 14:55:52 来源: 浏览次数: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曾多次转战贵州高原,创建革命根据地。其中,黔东革命根据地,就是夏曦、贺龙、关向应等领导红三军创建起来的。
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简称红三军),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简称红二军团),它是1928年1月至1930年7月,由周逸群、贺龙等在开辟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过程中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后由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危害,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丢失,红军遭受严重损失。1931年2月,在湖北长阳县的枝拓坪,红二军团缩编为红三军。
1931年3月,夏曦来到洪湖,推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红三军再次遭受损失。1932年10月,红三军被迫离开洪湖苏区,突围北上,向湘鄂边转移,于1933年初到达湘鄂边,行程7千余里。转移途中,红三军克服了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疾病侵袭等严重困难,一直处于游荡的状态。9月,蒋介石调集一百万军队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围剿”。在这期间,被迫退出湘鄂西根据地的红三军,转战于湘鄂川边,数次建立根据地未果。此时的红三军已减员严重,处于最困难的时期。部队已由原先的一万余人锐减到三千余人。
1934年5月,夏曦、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三军辗转进入贵州的黔东地区。这一带:西有乌江天险,东有梵净山为屏障,适合游击作战,而且地处川、湘、鄂三省毗连,敌人兵力比较薄弱,再就是许多优秀青年纷纷要求参加[①]红军,群众的斗争情绪非常强烈。鉴于以上这些有利条件,贺龙及时提出:“我们再也不能这样走了!”并用生动形象的语言说:“野鸡有个山头,白鹤有个滩头,一支红军没有根据地怎么行?!”表达了长时间处于游荡状态的红军对建立根据地的迫切愿望。
6月19日,红三军到达地处德江、沿河、印江三县交界处的枫香溪。同日,夏曦、贺龙、关向应主持召开了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会议,史称“枫香溪会议”。会议决定:建立黔东革命根据地;恢复红军中的党团组织和政治机关;组织干部大队,深入各地发动群众。枫香溪会议是红三军从挫折走向胜利的转折点。从此,红三军进入了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的新时期。
为了贯彻落实好“枫香溪会议”精神,会后,红三军立即从干部中抽出100多人组成宣传队,奔赴各地发动群众,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同时又抽调300多人组成小分队,分赴各地建立地方工农武装。经过一个多月的组织发动,各地苏维埃政权先后建立,区革命委员会成立了区保卫队,乡苏维埃成立了乡自卫队,黔东革命根据地初步建成,并迅速拓展。到9月底,黔东苏区的范围扩大了一倍多,已拥有印江、德江、沿河、松桃、石阡、江口及周边县的广大地域,纵横二百余里,人口10万,并建立了17个区革命委员会,一百多个乡苏维埃政府。

正当红三军在黔东地区开辟革命根据地的时候,1934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命令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离开湘赣苏区,转移到湖南中部去发展广大游击战争及创立新的革命根据地。8月7日,红六军团一万余人由江西遂川县的横石出发开始西征。8月12日,红六军团在湖南省桂东县的寨前圩宣布正式成立,并组成了以任弼时为主席,肖克、王震为委员的军政委员会。军政委员会是红六军团的最高领导机关。
在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困境下,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转战,红六军团与红三军于10月24日在印江木黄胜利会师。会师后,红三军恢复了红二军团番号,并与红六军团结成了一个团结战斗的整体,形成了以贺龙、任弼时为核心的集体领导。
木黄会师后,为了策应中央红军长征,按照中革军委的指示,10月28日,红二、六军团主力主动撤离了黔东苏区,实施东进的战役计划。留下的同志继续在黔东苏区坚持斗争。
红二、六军团主力撤离黔东苏区以后,发动了湘西攻势,先后解放了湖南的永顺、大庸、桑植、桃源慈利等县,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已经胜利到达陕北。蒋介石调集重兵开始围攻湘鄂边革命根据地,企图将红二、六军团压缩在龙山、桑植,永顺一狭小地带予以围歼。面对严峻的形势,11月4日,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在湖南省桑植县刘家坪召开会议。会议认为,红二、六军团策应中央红军长征的任务已经完成。会议指出,目前,数倍于己的敌人不断逼近,革命根据地日益缩小,部队给养也日趋困难,已不适宜再继续固守。会议决定,突围远征,向敌人力量薄弱的石阡、镇远、黄平方向实行战略转移,创造条件,转入反攻,争取在贵州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
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主力在贺龙、任弼时等的率领下,从湖南省桑植县的刘家坪出发,开始战略转移。
1936年1月1日,红二、六军团进抵芷江以西冷水铺地区。
4日,红二、六军团第五师师长贺炳炎率领红军一部从玉屏攻占了镇远县的羊坪镇,并作佯攻青溪之势。在此期间,红军没收了青溪县政府、羊坪乡公所的粮食、大烟、布匹、银元、枪支弹药,打土豪分浮财,枪决了数名顽固的发动分子,同时宣传了党和红军的北上抗日主张。7日,师长贺炳炎率领红军离开青溪、羊坪,向石阡方向的红军主力靠拢。
5日至6日,红二、六军团主力在芷江与晃县之间的便水地区,与敌人展开了激战。由于红军是先后投入战斗,兵力不集中,所以没能全歼敌湘军16师,没有取得预期的战果。于是,军团领导决定:红二、六军团主力转向西北,占领江口、石阡,准备休整几天后,突破镇远、施秉、黄平、余庆封锁线,占领黔东北大部分地区。
8日,红二、六军团一万余人在贺龙、任弼时的率领下,由玉屏县的田冲,进入黔东南的岑巩县的水尾镇,然后迂回凯本乡一带。9日在岑巩邻县的江口会合。在此期间,红军沿途宣传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活动。
10日,红二、六军团主力进入石阡县境。12日攻占了石阡县城。以此为标志,红二、六军团完成了从湘西根据地向石阡、镇远、黄平等地区转移的战略任务。
14日,红二、六军团第六师占领镇远的羊坪、都坪、大地一线,师长郭鹏率领红十七团两个营进入镇远县的大地方。大地方是大地乡公所所在地。在这里,红军召开群众大会,斗争大土豪王大昌,并把没收的粮食、衣布、大烟、银元等财物,分发给了贫苦群众。在群众大会上,红军还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宣传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激发了各族群众的革命热情。
红二、六军团主力一进入石阡县城,军团领导就立即作出决定:部队在这里一面休整,一面在周边县继续发动群众打土豪,筹办军需,积极开展石(阡)镇(远)黄(平)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工作。在停留的10多天里,红军在石阡及周边县继续开展革命活动,发动群众打土豪,组织军民缝制军装、干粮袋等,扩红八百余人,建立红军游击队12支、队员一千余人,还建立了临时修械厂,修造枪支、弹药,发展地方革命武装。各族人民群众在红军的宣传发动下革命情绪高涨。
红二、六军团这次再次进入黔东地区,开创了石(阡)镇(远)黄(平)革命根据地,使1934年7月创建的黔东革命根据地的范围进一步拓展,纵横三百余里,人口数十万。1998年,时任贵州省副省长的顾庆金在为《黔东苏区财政史》一书作序时就曾经深刻地指出:“1936年初,红二、六军团长征再次经黔东,又开创了以石阡、江口为中心的石(阡)镇(远)黄(平)革命根据地,使原先的黔东革命根据地面积和人口得到进一步扩大”。这里所说的“扩大”,除了黔东南的镇远、黄平外,还应该包括施秉、岑巩、三穗、剑河、台江等县的广大地区。因为1934年9、10月间,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的先遣队西征时,就曾在黔东南转战27天,行程一千五百余里,足迹遍及黎平、锦屏、剑河、天柱、三穗、镇远、台江、施秉、黄平、岑巩等十余县的广大地区,打下了较好的群众基础。
正当红二、六军团发动群众建设革命苏区的时候,敌情有了新的变化:由于之前的便水一战没能打开局面,敌人又以十多个师的兵力围追上来,形势对红军极为不利。鉴于这种情况,1月19日,红二、六军团负责人在石阡县城天主教堂召开会议,史称“石阡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贺龙、任弼时、萧克、关向应、王震、甘泗淇、夏曦等。会议总结了红二、六军团长征转移以来的工作,对当前敌我形势进行了分析。会议认为:由于“便水反击敌人未能给敌以决定意义之打击”,“敌依据原有碉线(已成碉网地区)已成包围逼近形势,我军处在狭小地区渐成被动局势”,“以石阡为中心地带内,粮食缺乏,居民稀少,地形不利进行运动战”。因此,在石阡、镇远、黄平这一带地区继续创建革命根据地,现在看来已经不现实,中央军委总部指示“在未给敌严重打击时,不宜久停一处”,“乌江上游障碍太多,下游障碍较少,黔南、黔北均少大山大河障碍,给养亦不困难……,同意西打驻黔蒋军,但须取进攻姿态……”,会议决定:撤离石(阡)镇(远)黄(平)革命根据地,转移到乌江以西、长江以南广大地区活动,以争取在贵州西部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石阡会议之后,红二、六军团挥师西进,转移到黔西、大方、毕节地区创建新的根据地。

创建革命根据地有什么历史意义呢?早在1928年11月25日,毛泽东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就指出:“在四周的白色政权的包围之间,产生一小块或若干小块的红色政权区域,在目前的世界上,只有中国有这种事。我们分析它发生的原因之一,在于中国有买办豪绅阶级间的分裂和战争。只要买办豪绅阶级间的分裂和战争是继续的,则工农武装割据的存在和发展是能够继续的。此外,工农武装割据的存在和发展,还需要具备下列条件:①有很好的群众;②有很好的党;③有相当力量的红军;④有便利于作战的地势;⑤有足够给养的经济力”。这是毛泽东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设经验的高度概括和总结。这些经验由毛泽东加以总结后上升到革命的理论,及时地指导了全国各革命根据地的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就是以这一理论为指导原则创建起来的。
第一,保存和发展了革命力量。之前,由于失去了根据地的依托,脱离了人民群众这块生存和发展的土壤,红军长期处于流动游击状态。打了仗,伤病员无法安置,人员得不到补充,部队得不到休整,给养也很困难,疲劳时,也得不到一个安定的休整场所。有了黔东根据地、石(阡)镇(远)黄(平)根据地以后,红军才有了一个修养生息的地方。
第二,为红二、六军团胜利会师以及开展革命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贺龙曾经回忆说:“如果没有这块根据地,六军团没有目标可找,也找不到部队,结果是不可想象的,那时六军团被敌人切成了三段,会师后连做饭吃的家俱都没有了,马也都丢光了,很狼狈。”红二、六军团的胜利会师,使两个军团结成了战斗的整体,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战略突击力量,它不仅是红二、六军团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重大事件,而且是两军跨入新的革命里程的转折点。黔东苏区各族人民对这次会师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第三,它保存和发展了革命力量,为红二方面军的形成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开辟奠定了基础。1936年7月2日,红二、六军团长征到达西康甘孜。7月5日,根据中革军委指示,红二、六军团与红军第32军组成了红二方面军。
第四,在黔东苏区这片红色的土地上,在中国共产党及红军的领导下,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开展了武装斗争,进行了土地革命,改变了千百年来的封建土地所有制,实现了土地归农民所有,长期受压迫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了主人。
总之,黔东苏区、石(阡)镇(远)黄(平)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意义重大而深远,它是红三军及红二、六军团从挫折走向胜利的重大转折。
 
 
主要参考著作及文献[②]
⑴《黔东革命根据地史》;⑵《黔东革命根据地史论》;⑶《黔东苏区财政史》;
⑷《中国共产党铜仁地区历史》;⑸《中国共产党镇远县历史》;⑹《中国共产党黄平县历史》;
⑺《中国共产党贵州历史》;⑻《红军与贵州革命老区》;⑼《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战史》;
⑽《毛泽东选集》;⑾《红军在黔东南》;⑿《贵州党史资料》;⒀《黔东南党史资料》
        
(作者:张利敏  系中共黔东南州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