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纪念专栏 > 正文

镇远人民对抗日战争的贡献概述

发布时间:2016-01-29 09:22:35 来源: 浏览次数:

韩义义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中国共产党主张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全国各族人民包括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共同进行的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东方主战场。中华民族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民族牺牲。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反对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成为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振兴的重大转折点,为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建立新中国奠定了重要基础,也对世界各国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争取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面旗帜下,全国各族各界民众、各民主党派、抗日团体、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和海外侨胞,为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纷纷投进抗日的滚滚洪流中,为国家、为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正是中华民族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才使中国人民克服了一盘散沙的状况,团结起来,浴血奋战,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取得了近代以来反对入侵之敌的第一次的彻底的胜利。
    中国共产党是引导全民族抗战走向胜利的旗帜。在中国共产党倡导下形成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大限度地动员了全国的军队和老百姓,成为全民抗战最有效的组织形式,是打败日本侵略者的决定因素。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东北、华北、东南沿海等处相继沦陷,贵州成为全国抗战的大后方。贵州虽然僻处西南,是抗战的大后方,同样经受着战乱的摧残,同样燃烧起熊熊的抗日烽火。贵州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同全国人民一道,为支持抗战、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应有的奉献。
    在八年抗战中,镇远县各族人民同全国、全省人民一样,为抗战的全面胜利作出了自己的牺牲和贡献。服兵役,出劳力,捐钱款,交公粮,同仇敌忾,万众一心,不仅积极宣传,弘扬民气,激励士气,还做了大量的实际工作。数千名镇远儿女参军参战,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直接抗击日本侵略者,大量民工服务于战勤工作,修筑公路、机场,保障前线物资供应,各族各界人民捐款、捐物、写慰问信,鼓励前方将士,赈济灾民难民,安定后方秩序,有力地支援了全国的抗日战争。
    一、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共镇远地下党组织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一直在坚持动员民众,进行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受中共贵州省工委直接领导、在镇远邮局工作的中共党员陶涵春,在镇远邮局开展地下工作,建有读书会。1938年春.在镇远邮局工作的陈法轼,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下同),在镇远开展活动。
    1938年秋,根据镇远当时情况,中共贵州省工委秦天真派延安陕北公学第一期学生、中共党员田伯萍(开阳人),以秘密党员身份,从沿河县到镇远开展党的工作,组织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根据省工委指示,田伯萍与在镇远邮局工作的“民先”队员陈法轼取得联系并开展工作。1938年底,在邮局工作的陶涵春调贵阳,由陈法轼负责邮局读书会的活动。田、陈在邮局下层员工中发展读书会员和“民先”队员。经过一段考查培养和锻炼,于11月由田伯萍介绍,发展陈法轼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镇远第一个共产党员。当时,国民党镇(远)遵(义)师管区补充团来镇远征兵,打进该团任军需官的共产党员、原安顺县委书记谢速航也随团到镇。奉省工委指示,田、陈与谢速航接上党的组织关系。通过陶涵春、陈法轼的关系,田伯萍打入镇遵师管区补充团新兵连当上士文书。经省工委批准,建立了中国共产党贵州省镇远支部,田伯萍任书记,谢速航任组织委员,陈法轼任宣传委员。
    1938年夏,贵阳男子师范学校学生欧阳德风转学到镇远师范,欧阳是男师的读书会员,他到镇远师范后,在同学中组织建立读书会。镇远师范学校学生自治会主席宋大鸣也参加了读书会。当时在师范读书的学生熊岳柏(读书会员)开办私营新光书店。初期,他们在读书会中传阅《大众哲学》、《资本论》、《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史》等进步书籍。中共镇远党支部建立后,他们一方面活动于邮局和师范学校两个读书会,要求会员搞好自身学习,主动积极联系同学,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另一方面,他们利用工作之便将“新光”书店出售上海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生活书店(均系党领导在国民党统治区出版进步书刊的单位)出版发行的进步书籍进行传送。他们还与重庆《新华日报》取得联系,专门发行《新华日报》。他们还利用田伯萍在补充团工作之便,由谢速航、田伯萍秘密创办党的油印小报《海燕》,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报导各地“民先”队的活动情况,推动当时抗日救亡运动。国民党专、县特务视之为洪水猛兽,四处追查。由于分发工作做得十分隐密.追查毫无结果。《海燕》小报共发行三期,后因补充团撤离镇远而停办。
    镇远党支部是中共贵州省工委直接领导下的一个支部,其活动不仅在镇远,同时活动于施秉、台拱(今台江)、黄平、青溪、玉屏、思南等地,党支部以五牌马栈作为与省工委联系的联络点,接受上级指示,通过邮件联络,向省工委汇报工作。对下属组织,则以周达时公馆为联系学生、油印传单、传阅进步书刊的活动点(当时镇远师范学校学生宋大鸣寄住于此)。田伯萍则通过宋开展工作。党领导下的读书会随着形势逐渐发展,党支部要求读书会成员打入学生组织。
    镇远师范学生自治会为会员宋大鸣、陈学联、欧阳德风、李承泽等所掌握,他们通过到镇远师范读书的各地学生,利用寒暑假回家之机,在施秉、黄平、施秉、台江等县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
    1939年5月,镇遵师管区补充团调离镇远。省工委指示.谢速航随军同行,田伯萍留镇工作。田留镇后通过邮局工人谭科森(中共党员)介绍到省立镇远民众教育馆当文书。田利用这个合法阵地和身份,依靠进步师生,以读书会员为骨干,公开组织音乐研究会、歌咏队、话剧团,组织青年学生、工人、职员、民众学唱抗日歌曲,排演抗日话剧,开办救亡壁报,组织乒乓球、排球等项体育活动,团结各界青年,组织学生上街下乡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和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等活报剧,把党的抗日主张传向城乡各方。田伯萍借此到各地检查布置抗日活动。
    镇远党支部通过读书会、音乐研究会、话剧团等组织活动,在读书会员中发展“民先”队员。民先队骨干经过一段时问的培养和锻炼后.发展为党的成员。
    镇远党支部的抗日活动,以镇远为中心,开展抗日救亡宣传热潮,使镇远专署和县政府、国民党县党部惊恐不安,派出大批特务,四处监视追踪。
    1940年夏,国民党贵州省主席吴鼎昌公开下令逮捕“异党”,宋大鸣被学校除名。中共省工委通知宋大鸣、李承泽、陈学联等人转移贵阳,镇远党支部书记由欧阳德风代理。7月7日,镇远师范和镇远中学青年学生集会纪念抗日战争三周年。会后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欧阳德风被校方软禁,不准参加集会。11月20日,组织委员张文锐被捕.随之,支部书记欧阳德风也被捕。张文锐因查无据,经多方营救取保出狱,后率李元善、杨秀芳及施秉县宋大辉和读书会骨干安本一同奔赴贵阳,其他同志接到党支部紧急通知而转移。张达伦回台江,严友德回施秉(后被捕叛变)。何祖佑隐居家中。于1941年8月被捕。中共镇远党支部遭到严重破坏。[1]
    二、抗日战争期间的各种贡献
    (一)参军参战  疆场杀敌
    在中国参加抗战的军队中,直接参加对日作战、以黔中子弟为主组成的军队计11个师,约10万余人。这些部队的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85师、第82师、第102师、第103师、第121师、第140师、新编第8师、新编第28师、新编第11师、第55师等。
贵州籍的抗日将士,在战斗中不怕牺牲,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的神圣领土。如102师在徐州战役中,坚守砀山、苇楼,与日寇优势装备拼杀,寸步不让。全师伤亡3000余人,其中团长陈蕴瑜、营长曹文杰以下营、连、排长伤亡130余人。又如参加缅甸远征军的82师,曾坚守怒江,使日寇偷渡、进攻云南的企图未能得逞;在松山战役中,抗击日本侵略军,打通了由缅甸仰光到昆明的国际交通线,受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嘉奖。其余参战各师,也都发挥了黔中子弟艰苦奋斗的精神,伤亡都很惨重。
    1937年贵州省师管区筹备处设立,1938年3月1日成立贵州省军管区司令部,办理全省征训壮丁工作。
     除了贵州籍部队直接参战外,贵州全省为支援抗战还输送了大量的兵源。从1937年至1945年,贵州全省实征兵额为639631人,而1945年贵州全省人口为1050万人,可见参军人数比例之高,说明贵州人民为抗战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
    镇远县的情况也是同样。1945年统计,镇远县人口为72085人,而在八年抗战中,全县共计出征壮丁为4463名(此数字不含在抗战前改编的黔军部队士兵人数)。
    在中共贵州地下党组织的引导下,还有很多革命青年奔赴延安和其它抗日民主根据地,直接投入抗日战争。
抗战时期镇远县人口统计表(1937年至1945年)[2]

年度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户口数 11288 11288 11783 10932 13539 13471 13434 14743 14524
人口数 72826 66298 72269 65789 76352 74545 74272 76836 72085

各县市出征壮丁统计表[3]
单位:名
县市别
年份
27年 28年 29年 30年 31年 32年 33年 34年
镇远 291 544 682 531 450 432 433 1100
共计 4463
   材料来源:根据本省军管区报送资料编制。
   (二)修筑公路  服务战勤
    由于经济、政治、文化等诸方面的原因,抗战前的贵州道路崎岖,交通十分落后。抗战全面爆发以后,为适应战争需要,沟通省内、省外城乡物资交流,支援前线抗战,在全省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贵州的交通建设获得了较快发展。除搞好四大干线的维修养护外,新修公路2100多公里,超过战前贵州公路里程之和。各县还修筑了大量县道和乡道,方便了物资的运输。
    作为战时大后方,为了支援抗战,贵州还修筑了包括飞机场、防空洞、战备仓库在内的大量军事设施。飞机场的建设包括扩建平远哨机场,修筑清镇机场、独山机场、旧州机场、遵义机场以及岑巩、天柱、盘县等小飞机场,全省共修建大小机场17个。
    服务战勤的民工,在“前方多流血,后方多流汗”的口号鼓舞下,在工资微薄或根本无工资可领(自带伙食)的情况下,在恶劣的劳动条件下,不畏艰难险阻,不怕严寒酷暑,努力完成战勤服务,为抗日战争作出牺牲。据统计,抗战期间贵州征调民工696167名,总计出工2550多万个工作日,受伤者逾20000人,死亡者逾2000人。
因当时贵州省政府统计数据时,是按每项工程来进行统计的,故数字无法准确到县。但全省按总人口来计算,平均每100人中有33人被征调工作,即贵州民众每3个人中就有1人为抗战服过劳役。
    (三)捐款捐物  支援前方
    八年抗战期间,支援前方将士、支援全国难胞的募捐活动,在贵州各地一直非常活跃。这些募捐活动,既有民间爱国人士、爱国学生、爱国团体主持的,也有来黔的一些在文化界有影响的文化人主办的,还有一些是国民党地方机构主办的。在抗战期间,基本上每年都举办募捐支援前线的活动。
    抗战之初成立的贵州全省抗敌后援会,为抗战作过一些有益的工作。抗敌后援会在各县均设有分会,镇远县也设有分会。在这些社会团体举行募捐的同时,民国镇远县政府也要按照贵州省政府的指令,进行战时公债、节约建国储蓄、同盟胜利公债的征收。
抗战时期镇远县征募公债及献金额表[4]
单位:元
共 计 30年战时公债 30年节约建国储蓄 31年同盟胜利公债 32年同盟胜利公债 34年献金
8092662 13000 30000 79500 220000 7750162
    1940年4月,贵州各县上千所小学学生响应重庆江北、巴县两地小学生发起的“中国儿童号”飞机捐机活动。由于爱国教职工和家长的支持,短短时间内便捐款11700多元,全数购置滑翔机,命名为“贵州儿童号”。
    战时各地的募捐无法进行准确统计,但镇远县如按1945年人口计算,平均每人为抗战负担战费107元(法币),远远高于全省平均数(全省平均数为58元)。
   (四)努力生产  保证公粮
    抗战爆发后,因当时中国的主要产粮区基本沦陷,故只能在后方增加粮食的征集。
    在战时征集粮食的方式有:田赋征实、军粮征购、县级公粮和人民献粮四项。1941年,国民政府财政部设立贵州田粮管理处,办理田赋征实。规定田赋征实税率为每元折缴稻谷两市斗;在边远县份,因运输不便,规定应征稻谷回征法币,每市斗折价6元。从1941年到1945年,全省总计纳赋5376080市石;总计配征军粮数为稻谷5154704市石;县级公粮为津贴县级公务员款项(随田赋附征)五年征收1860566市石;献粮则为人民捐献的粮食。
    在1941年至1945年的五年中,贵州全省征集粮食总计为稻谷12,421,209市石,平均每人约为1.2市石。
    镇远县征集粮食总额表[5]
    民国三十年至三十四年                            单位:市石
县市别 共计 田赋 军粮 县级公粮 献粮
镇远 111155 55061 37538 18556  
    镇远县从1941年至1945年共征集粮食111155市石,按1945年全县人口平均,平均每人负担1.54市石,也略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五)尽心尽力  救济难民
    抗日战争时期,贵州处于抗战大后方,不少难民从东南沿海、前线省份涌入贵州。许多难民在贵州得到安顿,贵州人民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据不完全统计,贵州省救济过境难民122800余人,发放救济款15169万余元。这些款项,用于难民生活补助,就地临时安置或疏散离境。
    镇远位于交通要道上,是从武汉、上海、湖南等地进入贵州的必经之处,虽然无法准确统计有多少难民经过镇远,但凡是经过的难民肯定是得到过当地人民的帮助。
    除了可以计算出价值的贡献外,镇远人民还有许多贡献是无法用价值来计算的。
抗战时期,除日本战俘收容所外,镇远还有国防部联合勤务总司令部荣誉军人第四临时教养院等单位驻扎。不算其他单位,仅这两个单位就有一千多人,每天要吃饭、吃菜、副食品供应等等,镇远老百姓在生活条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一直在支撑着供应这些单位,所做贡献更是无法准确统计。
    三、损失与牺牲
    镇远人民在抗战中做了大量的贡献,但战争是残酷的,要打仗总是会有牺牲的。镇远籍的士兵参军后,和所有的贵州兵一样,在各个战场英勇作战,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抗战胜利后,联合勤务总司令抚恤处开始收集整理在抗日战争中阵亡的将士名录,并加以纂订后,于1947年12月开始印刷《中华民国忠烈将士姓名录》,按每个县一册印制,由于时间较短,此项工作并未完全完成。现只发现天柱县、赤水县、龙里县3册,但每本书前附有一个《贵州省各县忠烈将士人数一览表》,根据该表中所列77个县的情况,镇远县在抗战中牺牲的为108人,但这个统计不是很完整的统计。
    1948年3月,国民政府国防部史政局所编《抗战军人忠烈录》(第一辑)出版,列为战史丛刊第十二种。书中共收录抗日战争中将校级阵亡军官162人事迹,其中贵州省籍有6人。镇远县的彭镇璞团长也列入其中,彭时任陆军新编第八师上校团长,1939年3月在山西与日寇作战时牺牲。
    抗战时期,遵照国民政府、行政院、内政部等单位的训令,为纪念在抗战中牺牲的将士,各县均须建立纪念塔和忠烈祠,供奉为抗战捐躯的忠勇将士,并每年由县政府主持进行公祭。镇远县政府先后在县城内修建了纪念塔和改修了忠烈祠,以纪念抗战烈士。忠烈祠还派有两人专门管理,负责洒扫庭除等事务。[6]
    镇远的各族人民在生活条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支援抗日战争,出征、出工、出钱、出粮,作出了巨大牺牲和巨大贡献,其历史功绩必将永垂青史。
 
                                          (作者系贵州省档案馆研究员)


[1]《镇远县志》,贵州省镇远县志编纂委员会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12月版。
[2]《贵州省统计年鉴——胜利纪念特辑》,贵州省政府统计室编,1947年4月印刷。
[3]《贵州省统计年鉴——胜利纪念特辑》,贵州省政府统计室编,1947年4月印刷。
[4]《贵州省统计年鉴——胜利纪念特辑》,贵州省政府统计室编,1947年4月印刷。
[5]《贵州省统计年鉴——胜利纪念特辑》,贵州省政府统计室编,1947年4月印刷。
[6]《贵州省镇远县忠烈祠实况调查表》,1941年6月、贵州省档案馆馆藏档案M8—1—6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