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纪念专栏 > 正文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历史回顾与重要启示

发布时间:2016-02-01 16:05:53 来源: 浏览次数:

张利敏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反对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也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历史新起点,它不仅洗雪了百年耻辱,而且为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奠定了重要基础。抗日战争胜利是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团结奋斗的结果。在14年的艰苦抗战中,代表着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全民族抗战的爱国统一战线,并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回顾和总结这段历史,意义重大而深远。
    一、中国共产党首先倡导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18日夜,月近半圆……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查铁路线为名,带领数名部下向柳条沟走去……河本亲自把骑兵用的小型炸药安装在铁轨下,并点了火……轰的一声巨响,铁轨和枕木都炸飞了。”——这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策划者在《文献昭和史》中的描述。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在蒋介石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政策指导下,几个小时,日军占领沈阳城,仅5天时间,辽、吉两省千里河山几乎尽沦敌手,经过4个月零18天,东北全境沦陷。
    在外敌入侵、国土沦陷、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能不能团结国内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人民,结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现全民族抗战,是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关键。1927年四一二fan ge ming政变后,无数共产党人倒在国民党刽子手的屠刀下,仅毛泽东一家就有6位亲人被杀。日军侵华后,蒋介石又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不停地武装“围剿”中国共产党及其革命根据地。然而,代表着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从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不计前仇,首先提出武装抗日的爱国主义主张和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思想。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三天,中共发表了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宣言。1932年4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发布《对日作战宣言》,号召全国工农兵及一切劳苦大众把日本帝国主义驱逐中国。1933年1月,中共再次发表宣言,愿意在立即停止进攻苏区红军,给予民众民主权利和武装工农三个条件下,准备同任何国民党部队订立共同抗日的协定。
    1935年日寇发动“华北事变”,企图侵占全中国,中日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1935年8月,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中共中央又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明确表示共产党和红军愿意与中国一切参加抗日救国事业的各党派、各团体,包括国民党在内的一切地方军政机关进行谈判,共同筹组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各党派和军队对过去和现在的不同政见和利害,应持“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真诚觉悟,首先停止内战,以便集中一切国力去为抗日救国神圣事业而奋斗。中共的上述主张在各阶层引起强烈反响。一二九运动爆发,标志着中共“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已经开始形成群众的自觉行动。1935年10月毛泽东率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于12月17日召开了著名的瓦窑堡会议,会议从理论和政策上正式确立了中共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总路线,提出“党的任务就是把红军的活动和全国的工人、农民、学生、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一切活动汇合起来,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革命战线。”同时强调了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之后,国共两党正式进入会谈。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的发生及和平解决,是中共倡导并身体力行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感召的结果。
    1937年7月7日晚,日军在卢沟桥附近演习时,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向中国守军发起攻击,炮轰宛平城。七七事变是全民族抗战的起点。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就向全国发出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制日寇的侵略!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制日寇的新进攻!”第三天,中共又发表声明,要求国民党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9月23日,蒋介石发表谈话,承认中共合法地位,这标志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以国共合作为基础,包括工农商学兵各界人民、各民主党派、各抗日团体、各阶层爱国人士和海外侨胞在内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在统一战线形成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起了主导和决定性作用,正如毛泽东所说:“如果没有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和陕甘宁边区真心实意地出来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那就无人发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无人领导和解决西安事变,那就无从实行抗日。”
    二、中国共产党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
    抗日战争是由共产党和国民党共同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所谓“中流砥柱”,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比喻坚强的、能起支柱作用的人或集体。从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中华民族到了亡国灭种的最危险的时候。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到1938年间,日军先后对中国军队发起大规模战役10多次。据信夫清三郎的《日本外交史》记载:到1938年10月下旬武汉、广州两个战役结束时,日本陆军投入中国的兵力已达24个师团、100万人以上,日本国内仅剩下1个近卫师团,可谓倾巢而出。日本在中国战场投入兵力最多时接近200万人,中国沦陷区涉及22个省1500多个县市。
    国共两党实现第二次合作之后,当时国民党正规部队有200万人在正面战场作战;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兵力只有5万人,负责开辟敌后战场。全面抗战初期,在正面战场,国民党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在敌后战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一面以主力部队直接配合国民党军队进行了平型关、忻口、太原等战役,一面派出工作团深入敌后,广泛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根据地,逐步开辟了与正面战场相对应,在战略上相互支持、相互配合、相互策应、相互独立的广大敌后战场,形成了与正面战场夹击日军的战略格局,钳制和歼灭了日军大量兵力,使日寇扬言在3个月内灭亡中国的企图彻底破灭。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和敌后战场逐渐上升为中国抗战的主战场。1938年1月,第一个由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民主政权在冀西阜平成立。之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八路军、新四军迅速发展到18万人,广阔的华北与华中敌后战场基本形成。这时,日寇开始把主要兵力转为用于进攻敌后战场,对敌后抗日革命根据地进行“大扫荡”,而对国民党政府,日寇则实行“以政治诱降为主”的方针。为了粉碎日军的“三光”(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和“囚笼”封锁,1940年8月,八路军发起了“百团大战”,参战部队105个团、20万人,共作战1824次,毙伤日伪军2.5万余人,俘虏1.8万余人,破坏铁路470公里、公路1500公里,摧毁大量敌碉堡和据点,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坚定了全国军民持久抗战的信心。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共领导的抗日军民战绩辉煌,共对敌作战12.5万次,歼灭日伪军170余万人,其中日军52万人,缴获各种qiang支69万余支,各种炮1800余门,还有其它大量的军用物资。同时,党的自身力量也获得空前壮大和发展,中共党员发展到120多万人,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抗日武装的主力部队也由最初的5万人发展到120万人,民兵发展到260万人,建立了19块抗日革命根据地,面积达100多万平方公里,拥有人口1.2亿。
    抗日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杰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创立了中国化的科学理论--毛泽东思想,发挥了重要的战略指导作用。早在1935年12月,毛泽东就科学预见: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必须准备作持久战。1938年5月,毛泽东集中全党的智慧,创造性地撰写了指导抗战的军事理论文章《论持久战》,驳斥了“速胜论”和“悲观论”,科学预测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阐明中国能够也必须经过持久战迎来最后胜利从而坚定了全民族抗战的信心,鼓舞了全体人民的斗志。
    1945年3月18日,日本东京《同盟世界周刊》感叹道:“根据我们的见解,真正的抗日势力,始终一贯的是中国共产党。”4月24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所作的《论联合政府》报告中指出:“三次革命(指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的经验,尤其是抗日战争的经验,给了我们和中国人民这样一种信心: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努力,没有中国共产党人做中国人民的中流砥柱,中国的独立和解放是不可能的。”
    三、贵州及黔东南各族人民积极支援抗日战争
    全国抗战爆发以后,许多军工企业、军事院校以及工厂、机关、学校、医院等陆续迁入贵州,贵州成了大后方。随之,日军飞机也多次对贵州进行轰炸。全省共遭到日军飞机405架次的轰炸38次,投弹630枚,涉及全省10多个县市。据资料显示,全省直接人员伤亡35391人,间接人员伤亡16235人,共计51626人;财产损失共计1.76亿元(1937年价)。其中,1940年9月13日上午11时,日军飞机轰炸丹寨,炸死64人,炸毁房屋20余间,炸损房屋不计其数。1944年11月25日,强nu之末的日军7000余人又兵分三路侵入独山、三都、荔波、丹寨、都匀等5县,制造了震惊全国的“黔南事变”,烧杀yin掠,无恶不作。其中,日军1000余人于12月2日侵入丹寨,开仓抢粮,将居民的鸡、鸭、猪全部抢光、吃光,并放火烧毁了县城十字街一带民房78户居民的房屋235间,群众死伤92人,犯下了累累血债。面对日寇的侵略和蹂躏,贵州各族人民同仇敌忾,节衣缩食,加紧生产,筑路修桥,修建机场,运送物质,捐款捐物,救护伤员,抗日救亡,积极支援抗战,充分发挥了大后方的作用。晴隆县作为抗战后方战略物资集散地,在抗战中总计将45吨国际援华物资运抵抗战前线。八年抗战中,贵州共有64万名抗日将士奔赴抗日前线,8200名牺牲在战场上。全省民众为抗战捐款575万元(折合1937年价值),还有军鞋、衣服、毛巾等大量实物。
    在黔东南,有9万余人应征入伍奔赴抗日前线英勇杀敌,涌现出了众多黔东南籍的抗战英雄,比如:杨至成上将、吴绍周(中将、集团军副司令)、周志群(中国印缅远征军副军长)、王天锡(国民军军长、陆军中将)、张卓(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张霄鹏(淞沪会战团长,后为少将副师长)、张子刚(少将游击司令)、罗熠斌(淞沪会战团长)、顾维汉(少将副师长)、梁聚五(中国远征军政治部主任)、熊启厚(中国远征军少将参谋长)等就是杰出的代表。为了抗战需要,从1933年—1945年的12年间,黔东南境内曾经修建过5处军用飞机场。其中,榕江飞机场1935年6月开工,1个月建成,后被洪水淹没、复垦,没有正式投入使用。天柱、三穗飞机场1945年5月动工修建,2个月建成,未正式投入使用,后复垦。黄平旧州飞机场1939年1月开工建设,按“补给机场”设计为“给盟军及中美混合机队加油、维修及迫降使用”。1944年,广西桂林机场陷落,湖南芷江机场已处于战地前沿,形势紧迫。美国第十四航空大队变更计划,把黄平旧州机场扩建为“作战机场”,11月15日开工扩建,1945年3月15日竣工。旧州机场从勘测、设计到修建(扩建)竣工,前后历时6年,共投入民工13万人,占用良田3000亩,拆毁民房200多家。由于战事紧急,施工后期是边建边用。旧州机场驻有美军800余人,有侦查机、运输机、轰炸机、战斗机百余架。从1943年秋到1945年春,在旧州飞机场起落的“飞虎队”飞机与日军空中作战数十次,击毁日军飞机120余架。1945年春,美军飞机从湖南芷江机场等地源源来到,当日军飞机空袭广西的河池、南丹、金城江,战火燃烧到贵州的丹寨、独山时,旧州机场的战斗机编组出航,每天黎明时出发,一次9架,每3架一组,经常配合由昆明等机场而来的重型轰炸机执行战斗任务。黔东南还抽调大量民工参加了黔桂铁路、桂穗公路的修建。黔东南各族人民还捐款捐物支援抗战。八年抗战中,黔东南各种捐款、摊派可购买公债款额达千万元以上。黄平旧州中学校董卢晴川一人就捐出大洋2千元,重安小学在一次义演、义卖筹款3800多元(法币)。1945年,仅炉山、镇远、三穗等11县就募集军鞋6000余双。贵州及黔东南各族人民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大牺牲和重要贡献。
    四、抗日战争胜利留下的重要启示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回顾历史,是为了获取智慧和启迪,以汲取奋进力量。抗日战争胜利至少留给我们以下启示:
    1.中国共产党倡导和坚持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打败日本侵略者的决定因素。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爆发,中国饱受列强欺凌,丧权辱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军阀割据,一盘散沙。伟大的抗日战争唤醒了中华民族的觉醒。在中共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海内外炎黄子孙不分阶级、不分阶层、不分党派、不分信仰,同仇敌忾,共御外侮。当时的一篇报纸社评这样写道:“今天南北战场上,是争着死、抢着死,因为大家有绝对的信仰,知道牺牲自己,是换取中华民族子子孙孙万代的独立自由,并且确有把握,一定达到。”美国总统特使卡尔逊在给总统信中赞叹道:“我简直难以相信,中国人民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是那样齐心协力。就我在中国将近十年的观察,我从未见过中国人像今天这样团结,为共同的事业奋斗。”今天,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仍然需要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结成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2.中国共产党对抗日战争实施的正确的战略指导,是夺取抗战胜利的基本保证。从抗战一开始,中国共产党就提出了实行人民战争的全面抗战路线,并提出和实施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和一整套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使日寇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美国历史学家罗兹·墨菲在《亚洲史》指出:“在他们从1934年到1947年作为活动中心的遥远西北边陲根据地延安,共产党人在毛泽东领导下,制定了一系列改造中国的思想和计划,同时广泛寻求群众的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游击队牵制了上百万日军,而自己从未被消灭。”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今天,我们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动摇,并在新的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3.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是中国共产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保证。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日中双方对比,是敌强我弱。1937年的日本:年产钢580万吨、飞机1580架、坦克330辆、大口径火炮744门、舰艇52422吨,海军力量位居英国、美国之后,排第三。中国则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除能自制一部分轻武器外,其它均不能制造。但是,日本也存在着诸多不利因素:首先是国土面积小,人口9000万,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其次是战争的非正义性、野蛮性,必然是失道寡助。中国虽是弱国,但出于进步时代,有共产党及其军队为团结抗战的核心,加上地大物博,人多兵多,以及战争的正义性,必然得到全民的支持和国际上的援助。毛泽东指出,争取抗日战争胜利的唯一正确道路,就是充分动员和依靠群众,实行人民战争,并强调“兵民是胜利之本”、“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国人民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和英雄气概,汇成全民族抗战的滚滚洪流和汪洋大海。1942年2月24日,斯诺在回答罗斯福时说:“蒋介石是个独裁者,他很聪明,但又无能,他不知道中国人民需要什么,不知道怎么为人民办事。这一点和毛泽东大不相同。你要知道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农民占了一大半,不能赢得绝大多数的民心就很难统治中国。”代表着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秉持民族大义,肩负历史重任,一字字的政治主张、钢铁般的意志和模范行动,开辟敌后战场,广泛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今天,我们必须加大反腐力度,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努力改善民生,营造公平正义和谐的社会环境,以此赢得民心,不断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努力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两个100年”宏伟目标而奋斗。
    4.各族人民的大团结,是战胜一切艰难困苦、实现奋斗目标的力量源泉。近代中国积弱积贫,历史表明:分裂则国运衰,统一则民族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团结奋斗的结果,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是人民大团结的胜利。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这个战争促进中国人民的觉悟和团结的程度,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的一切伟大的斗争没有一次比得上的”、“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要胜利的根本保证”。今天,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同样需要这种“觉悟和团结”,需要中华民族的伟大凝聚力,需要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抗战精神。在新的形势下,要继续加强各民族大团结的教育,尤其是“三个离不开”的宣传教育,时刻警惕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和分裂活动,万众一心,攻坚克难,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
 
                                       (作者系中共黔东南州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