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料汇编 > 艺苑星空 > 正文

中央红军过高场

发布时间:2020-12-04 17:10:31 来源: 浏览次数:

  

                                                   ◎  杨南平
 

  高场,位于黎平县城西北面,距县城20多公里。这个镶嵌于崇山峻岭之上的侗族村寨,四周秀木葱茏,村前清泉汩汩,一条小路从寨子前边延伸而过,通往剑河与锦屏。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期,这里居住着约200户人家,村民们见证了数以万计的红军将士从村寨经过的情景。

  那是1934年12月19日,老人和孩子们忽然看到一支红星闪亮、将士威武的队伍走过来,毫无心理准备的村民们有一些疑惑,也有一些担心,有几个胆小怕事的村民跑上山躲避去了,但多数村民还是站在自家门口静静地观望,眼中充满了好奇:

  这支队伍从哪里来,要道哪里去?长长的队伍从前边看不到后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士兵?这些骑马的将帅,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吗?怎么还有女兵,女兵也能参军打仗吗?竟然还有这样年老的兵,他们走得动吗?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士兵和我们老百姓一样穿着草鞋......

  这支充满生气的队伍,过往村寨的几天里,用行动解答了村民们心中的疑团。

  先前走过去的战士,打着红旗,唱着歌曲,那一股劲儿似乎能搬山移海,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和敌人。大家惊奇地发现,这支队伍纪律严明,行动有序,不停地从身边走过去的战士,有的只在村头的那口井旁边停一下,用村民们放着的竹筒或者自己背着的茶缸舀水喝,随即便快速跟上队伍。更多的是脚不停歇,翻山越岭而去了,没有打搅任何住户。初始躲避上山的少数人,得知路过的队伍对村民秋毫无犯,休息时还主动还帮助各家各户扫地、担水、治病、照料老人,便都放心地回来了。

  长长的队伍一直不停的从寨前经过,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来了一些骑马指挥队伍的将帅,村民们一看就知道身份非同一般,肯定是这支部队的领头儿。让乡亲们开眼界的是,队伍里还有拄着拐杖的老人,以及几十位英姿勃勃的女兵。特别是这些女兵剪短发,戴军帽,扎皮带,很精神。她们能唱、能跳、能做饭、能治病,亲切和蔼,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天晚上,骑马的将帅和那几位拄着拐杖的老兵,还有那几十位女兵都留宿在寨子里。女兵们激情满怀的宣传,士兵们出自内心的尊重,让乡亲们体验了什么叫军民鱼水情。其实,几天前,乡亲们就听说黎平县城来了一支头戴红五星、身穿灰军装的队伍,不骚扰百姓,不拉夫抢粮,说话和气,买卖公平,这支队伍的名字叫红军,大家还将信将疑。这之前在黎平各个村寨,老百姓私下也经常相互口传,悄悄讲着3个月前从湖南靖州取道邱团和潭溪进入黎平的那支队伍,大家记得他们的名字就叫红军,是穷苦人的队伍,要为穷苦人打天下。现在高场村寨的乡亲们亲眼见了事实,亲耳听了宣传,相信是红军的队伍又来了,对红军为穷苦人打天下的说法更加深信不疑。

  严守军纪的士兵们,架着锅子在寨子旁边生火做饭,当他们需要蔬菜或者其他的什么物品,就派人到各家各户表明意图,实价购买,出的价钱比黎平市场上高得多,一些战士还送给群众精贵的盐巴。吃过晚饭后,红军士兵全部在群众房屋外边打地铺睡觉。此情此景,让深受兵匪袭扰伤害的村民们仿佛看到天兵下凡,突然间来了老百姓自己的队伍,被感动的乡亲们赶忙把全部女兵和一些体弱的战士请进屋子里休息。

  侗族村寨修建的都是杉木立柱装板的房子,房屋的大厅都是木门,门可以从卡槽中取出又安上去。侗族同胞们见红军将士这么凉的天都睡在泥土地上,纷纷把自家的木门取下来,拿去给红军战士垫着铺床睡,并歉意地对红军战士说:用吧,这个简陋的门板每次用后再安上去都没什么影响!

  村民们私下商量,挑选了寨子上最肥壮的一头猪,连夜宰杀了,送给红军,送给自己的子弟兵。红军收下了,但猪肉照价付钱购买,红军部队严守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钢铁纪律,处处维护村民的利益。

  临近山坳位置突出的那户人家,腾出专门的房间,让红军士兵们抬进去什么东西,又从屋顶上拉出来一根金属线,夜里还不时传出嘀嘀嘀的声音,一直响到第二天天亮。

  那些美丽大方的女兵,是这支红色铁流中的骄子,给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她们走访各家各户非常活跃,宣讲革命道理生动浅显。老人们回忆说,依稀记得听她们相互称呼比较多的有3人,一位姓李,一位姓金,一位姓蔡,看她们说话做事的样子,那种自信、熟练与稳重,就知道她们来历不简单。后来这一辈人的子孙从红色文化研究中才知道这3位女红军的来历,她们就是中共苏区中央局妇女部长李坚真、中革军委总动员武装部副部长金维映、江西省妇女部部长蔡畅,都是中央苏区里担任重要职务的女干部。寨子上有位老人听过她们之间的对话,李坚真在与几位女红军交谈中讲到了当天遇到的一件趣事:早先听说贫瘠的贵州边远山区,鸦片栽种非常泛滥,对老百姓毒害很大,很多人吸食鸦片成瘾,更加穷愁潦倒。因人及物,在这里连驮着行李的马走累了也要嗅闻鸦片锅巴才肯继续前行,今天可是真正遇到了。从黎平县城出来,在爬山往地西村方向的小路行进时,有一匹驮着物品的马不肯走了,牵马的战士急得打转转,拉来拉去也没有办法。李坚真想起曾听说过的红六军团先遣队西征时在黎平地段也遇到这样的情景,只要有鸦片烟锅巴就能解决问题。于是,把缴获得来的浮财鸦片烟锅巴拿到那匹马鼻子前让它嗅闻了一下,想不到那匹马即刻两眼放光,畅快地往山坡上走去,李坚真和牵马的战士见了,哈哈大笑。

  老人们还说,记得当年那3位女红军,姓李的女红军和姓蔡的女红军唱的歌真好听,充满活力,激越昂扬,一个寨子的人都觉得清音映山映水,让人沉醉。还有姓蔡的女红军即兴跳了一段舞蹈,大家像是看仙女一样地围着她。那位姓金的女红军呢,一直忙着在寨子上关心老人,带着几位军医给生病的老人们治病。

  中央红军长征中,随军而行的有女红军有30人,除了以上的3位女红军外,还有邓颖超、康克清、刘英、贺子珍、李伯钊、钱希钧、邓六金、李桂英、危秀英、危拱之、廖似光、刘彩香、丘一涵、吴仲廉、周越华、李建华、甘棠、谢飞、王泉媛、钟月林、杨厚珍、谢小梅、吴富莲、陈慧清、曾玉、肖月华等人,其中女红军曾玉因怀有身孕,没有被批准参加红军长征,但她舍不得红军队伍,性情倔强的她,拼着命跟着大家一起走,是长征队伍的“编外”人员,没有口粮,没有安排,是蔡畅、邓颖超、李坚真、贺子珍、肖月华等同志路上匀出口粮给她吃,让她和大家挤着一起睡,一路扶持着走到陕北的。一方面军的30 位女豪杰,行军路上作政治动员工作,为部队筹款筹粮,护送伤员抬担架,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她们是地球红飘带上闪光的珍珠。

  寨子上的老人也悄悄地跟后生们讲,过境黔东南黎平的女红军不止这一次,在黎平邱团和高屯一带都流传着的女红军的故事,一位女红军曾经送给邱团一位苗族老奶奶一顶红军帽,可是后来因躲避国民党反动兵丁搜查在藏匿中失落了。3个月前的9月20日,进入黎平的那支红军队伍中,也有十几位女兵,当时就让邱团的乡亲们羡慕不已,那些女战士身穿戎装,英姿秀丽,神采飞扬,随军行走一点都不输于须眉男子。新中国成立后,黎平群众才知道,那支队伍叫红六军团,率队的是军政委员会主席任弼时、军团长萧克、军团政委王震和军团参谋长李达。红六军团先遣西征,随军行动有一个小队的女兵,共13人,有的是机要员,有的是宣传员,有的是卫生员,因沿途征战牺牲或失散,坚持到胜利和留下姓名的只有李贞、陈宗英、陈罗英、张吉兰、周雪林、戚元德、陈富莲,在黔东南剑河大广坳战斗中,一名没有留下姓名的女红军壮烈牺牲,在铜仁石阡甘溪突围战斗中,有因受伤而失散的女红军有吴战士、谭战士等人。红六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李贞后来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女将军,她的战友姐妹,那些失散的女红军虽然没有留下姓名,但她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后人。

  高场村民们看到的那些老兵,原来是红军干部休养连的同志,其中有着长征“四老”徐特立、谢觉哉、林伯渠、董必武,他们是中华苏维埃政府的宝贵财富,是共产党的宝贵财富。一路上,他们凭着坚强的革命意志,与成千上万的战士一起,冲破敌人的围堵,战胜饥饿与疾病,翻越雪山走过草地,胜利到达陕甘根据地。

  据有关专家考证,中革军委主席、红军总司令朱德和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委周恩来在高场侗寨联合签署了《关于军委执行中央政治局十二月十八日之决议电》,高场寨子上那间传出滴滴滴声音的屋子,是发报的声音,电报员把一项非常重要的决定,及时传达给广大的红军指战员。一天前,即1934年12月18日,中央红军在黎平县城二郎坡52号胡荣顺商号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这支队伍的去向问题。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朱德、博古、陈云、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等中央领导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主要讨论中央红军进军战略方向问题。博古仍然坚持中央红军沿着红六军团前进的路线进入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他说:“红军进入贵州以后,已经躲避开国民党的追击。目前完全可以沿旧路入黔,然后向东转入湘西,再一直向北,那里才有可能遇到最小的抵抗,实现与二、六军团会师的计划。”凯丰等人拥护博古的发言,坚持北出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并强调:这是共产国际的意见,不能改变。

  但是,毛泽东坚决不同意他们的意见,坚决主张中央红军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黔北进军,在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区创建新的根据地。毛泽东具体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变化,强调指出:红军应该向遵义地区挺进,如有可能,还可以入川,会合红四方面军,在川陕之交协同作战。

  王稼祥、张闻天、朱德、刘少奇先后在会上发言,赞同毛泽东的主张,坚决主张放弃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同时,他们尖锐地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以来军事路线的错误,会议经过激烈争论,多数同志积极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战略方针的决定》。

  红电波飞向四周,中革军委在黎平高场这个寨子,把黎平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战略方针的决定》传达给各军团和军委纵队首长:

  各军团及军委纵队首长

  兹将电告中央政治局本月18日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此决定经你们传达至师及梯队首长为止。在部署中关于本决定之解释,总政治部另有训令。中央书记处中央政治局决定:

  一鉴于目前所形成之情况,政治局认为过去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

  二根据于:甲,使我野战军于今后能取得与四方面军及二、六军团之密切的协同动作。乙,在政治的、经济的及居民群众的各种条件上,求得顺利的环境,便于彻底的粉碎五次“围剿”及今后苏维埃运动及及红军之发展。

  政治局认为新的根据地应该是川黔地区,在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的地区,在不利的条件下应该转移至遵义西北地区。但政治局认为深入黔西、黔西南及云南地区对我们是不利的。我们必须用全力实现自己的战略决定,阻止敌驱迫我至前述地区之西南或更西。

  三在想遵义方向前进时,野战军之动作应坚决消灭阻拦我之黔敌部队。对蒋湘桂诸敌部队遭遇时则应打击之,以保证我向指定地区前进。

  四政治局认为,为着保证这个战略决定之执行,必须反对对于自己力量估计不足之悲观失望情绪及增长着的游击主义的危险,这在目前成为主要危险倾向。

  五责成军委依据本决定按各阶段指定军事行动计划,而书记处应会同总政治部进行加强的政治工作,以保证本决议及军事战略部署之实现。《中共中央关于战略方针的决定》明确了红军的进军方向和任务、目的,对于团结全军将士,鼓舞革命士气,消除失败主义和游击主义的危险倾向,树立胜利信心,具有重要作用。黎平会议成为红军长征伟大转折的起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红军战士要离开高场村寨了,村民们恋恋不舍。高场村寨当时是黎平县编制草鞋最有名的侗族村寨,村民们连夜编制了许多草鞋,天亮时就送到红军战士的手上(图为:黎平高场村红军烈士亭)。

  中央红军前往高场村寨时,沿途多处写下宣传标语,比如途径相隔不远的地西村时,宣传队战士在村口写上标语“没收土豪劣绅的土地,分给贫苦农民。—— 红军宣”。

  地西村1组近80岁的石开宪老人说:“红军留下的这标语保存了几十年,自己从小时候起就经常来看。”

  红军离开高场村寨时,有两位村民杨光庭、杨昌华给先后红军作向导,带路到孟彦平信,红军给两位向导每人发了一块大洋作报酬,两位村民非常感动。红军还送给杨光庭一支铜电筒,送给杨昌华一把铜锁,两人视为珍宝,高场和地西一带至今还流传着红军赠送一把铜锁和一支铜电筒的故事。

  红军队伍陆陆续续走了3天,才全部通过高场寨子。红军大部队过去几天之后,又有一些因病或因伤零星散落在后边的红军战士跟上来,其中在地西村有8位红军战士实在走不动了,就在村口路边坐下,饥渴加上伤痛,有4位战士倒地牺牲了,另外4位战士不久被从从黎平方向追赶过来的反动民团杀害了。

  等到那些凶残的反动民团兵丁离开之后,地西的村民悄悄地掩埋了红军战士的尸体。1966年12月13日,黎平县人民政府地西公社管理委员会在红军战士牺牲的地方立了墓碑,上书“红军烈士之墓”。

  在高场,也有3位红军战士因伤势过重,牺牲在寨子边的路上,村民们自发埋葬了烈士遗体。1967年9月18日,高场村修建红军烈士墓,立碑纪念,碑上写着“全体贫下中农立”。

  还有一名红军医护兵小战士王茂生走到高场时病倒了,是善良的侗族村民吴明礼收留了他,给他治病,又收养他一起生活。之后王茂生积极参与黎平的解放与建政工作,曾担任黎平工商科副科长,在黎平生活了56年,直至1991年去世,享年71岁。

  80多年过去了,高场已旧貌换新颜,侗族群众走上了摆脱脱贫之路,村民们忘不了的,是当年的红军故事。

  参阅资料:

  [1]《巾帼列传 —— 红一方面军30位女红军生平事迹》,农村读物出版社1986年10第1版。

  [2]《随中央红军长征的30名女红军》,见《党史博览》2005年第10期。

  [3]《往事依稀话西征》《女红军张吉兰》,见《红六军团征战记》上册,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6月第1版。

  [4]《选择革命 —— 长征中的红军女战士》,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1年6月第1版。

  [5]《伟大转折的起点 —— 黎平会议》,贵州出版集团公司、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月12月第1版。

  
(作者单位:黎平县民族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