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关于我州红色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3-11-05 16:44:28 来源: 浏览次数:

 

 

红色文化是先进文化的核心和灵魂,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要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用好红色旅游资源,使之成为弘扬培育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重要课堂”。这为进一步挖掘、保护、建设和利用好红色文化资源指明了方向。

一、红色文化的基本内涵

红色文化,广义上讲,是指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长期的革命和实践中形成的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是继承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积极吸纳人类先进文明的产物,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先进文化。狭义上讲,是指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由中国共产党人、一切先进分子和人民群众共同创造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先进文化,它是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有机统一体。物质文化一般包括革命战争遗址、纪念地、标志物等有型实物;制度文化指的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的革命文献作品;精神文化即指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的革命历史、革命事迹、革命精神、革命道德传统等。自《2004201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实施以后,特别是近年以来,全国各地把红色文化与旅游结合起来,在发展旅游中利用红色文化资源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二、红色旅游的含义

红色旅游,主要是指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和战争时期建树丰功伟绩形成的纪念地、标志物为载体,以其所承载的革命历史、革命事迹和革命精神为内涵,组织接待旅游者开展缅怀学习、参观游览的主题性旅游活动。通过旅游的形式,可以达到寓教于乐、寓教于游的教育功能。从地域范围上,主要是指革命老区和红军长征线,而以红军长征沿线为重点。这就形成了井冈山、瑞金、韶山、遵义、延安、西柏坡一条“红色”主线。区域“红色旅游”是全国主题性旅游活动的重要一环。贵州是中国工农红军休养生息、发展壮大和历史转折之地,以遵义会议为代表的一系列重要会议在这里召开。其中,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的第一次政治局会议就是在我州的黎平县召开的。由此,黎平会议被誉为伟大转折遵义会议的开端和序幕。由于这一历史原因和机遇,我州正处于“红色”主线、主题形象为“历史转折,出奇制胜”的重要中段,这为我州发展红色旅游创造了条件。

三、富集的多彩黔东南文化资源

黔东南是一块红色的土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曾五次走进黔东南。邓小平领导的红七军,任弼时、肖克、贺龙等领导的红二、红六军团,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的中央红军,都曾在黔东南这块热土上留下了光辉足迹和革命遗址遗迹,尤其以黎平会议会址、榕江红七军军部旧址及红军广场(“五一”集会广场)、施秉黑冲战斗遗址、剑河大广坳战斗遗址、黄平“红色地图”等具有代表性。2010年,在全省革命遗址普查统计中,黔东南州共有各类革命遗址343处,占全省2078处的16.4%,总量排在遵义、毕节之后,位居全省九地(州、市)的第三位。

黔东南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拥有丰富的历史名人资源。仅历代进士就达百人之多,翰林状元也不乏其人。其中,在全国有影响的黔东南籍历史名人,如明代工部尚书、给皇帝讲过课的大学问家孙应鳌,清代状元夏同,达官贵人谭钧培,北伐名将王天培,抗日将领吴绍周,中共早期优秀党员龙大道,侗族上将杨至成,现代文学史家和红学专家张毕来等等。还有一类历史文化资源是以镇远古城、青龙洞和锦屏隆里古城、榕江古州、黄平旧州等具有代表性。

黔东南是多民族文化资源富集地区。原始的自然风光绚丽多彩,原貌的历史遗存十分丰富,原生的民族文化独具特色。以物质形式存在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和以非物质文化形态存在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二则共同构成了黔东南原生态文化宝库。全州共有5268个保护点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侗族大歌被列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自治州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世界十大“返璞归真、回归自然”旅游目的地首选地之一,是“人类疲惫心灵的最后家园”。

由此可见,黔东南是名副其实的文化大州。这种文化的多样性和多元化,构成了各民族团结奋斗、共同创造的精神家园和宝贵财富,成为原生的、基础性的、可持续发展的宝贵文化资源,同时也为进一步挖掘、保护、开发和利用这些“富矿”,推动“旅游活州”战略的实施,大力发展旅游业,建设旅游大州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四、蓬勃发展的黔东南文化旅游业

从文化自觉到文化自信,并伴随着文化惠民,黔东南旅游业方兴未艾、蓬勃发展,文化“富矿”开始撑起一片天。早在本世纪之初,州委、州政府就审时度势,提出要“建设旅游大州”的目标。经过多年努力,尤其是“十一五”时期,州委、州政府突出“旅游活州”战略重点,规划和成功地建设了以古城文化为中心的镇远历史文化名城及舞阳河山水风光、以苗侗文化为中心的雷公山原生态文化及自然生态和以侗族文化为中心的黎(平)榕(江)从(江)侗族原生态文化三大旅游经济圈。其中,有被列为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中的“黎平会议会址”,有被列为全国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的“贵阳-凯里-镇远-黎平-通道-桂林”,“凯里—镇远-黎平”成为全国红色旅游精品线上的重要链接点。“侗族大歌,天籁之音”、“千户苗寨,醉美西江”、“千年古城,和美镇远”等已成为誉满中外的旅游品牌。2008年以来,黔东南州旅游总人数从2006年的634万人次、2007年的883万人次,增至2008年的1388万人次、2009年的1392万人次、2010年的15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从2006年的47亿元、2007年的60亿元、增至2008年的83亿元,2010年突破百亿元大关,达到108亿元。2011年又有大幅增长。111月,全州共接待游客2159.01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61.71%;旅游总收入164.5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8.58%

文化是什么?旅游是什么?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曾说过:“旅游是经济性很强的文化事业,又是文化性很强的经济事业。”文化是灵魂,旅游是载体,惠民是目的。

在发展旅游业中,红色文化、历史文化得到保护和开发利用,黎平会议会址和纪念馆、榕江红七军军部旧址和“五一”集会广场、龙大道故居、镇远和平村、凯里党小组李家祠堂、张毕来故居等逐步得到恢复和扩建,状元夏同文化园正在规划之中,其中所蕴含的红色文化和历史文化逐步被人们所了解和认识,“伟大转折从这里开始”逐步深入人心,“民族风情旅游”、“生态旅游”与“红色旅游”相互融合、相互促进、交相辉映的大旅游文化格局开始形成。

五、目前我州红色资源保护、开发与利用存在的主要问题

革命遗址,作为革命斗争的重要产物,凝聚着深刻的红色文化内涵。在2011年革命遗址普查中,我们也明显地感到,有的县在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方面,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条腿长(指民族文化)一条腿短(指红色文化、历史文化)”的现象。具体表现在:随着岁月的流逝,分布在黔东南各县的许多革命遗址历经风雨沧桑,破旧不堪,有的甚至已遭人为破坏。其主要原因:一是随着城乡建设不断发展,更由于年久失修和群众的革命遗址保护意识薄弱等因素,导致部分革命遗址遭到破坏。二是投入严重不足,对重要革命遗址开发和利用不够,配套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往往是革命旧址级别越高,保存现状越好;级别越低,保存现状越差。三是对革命历史、革命遗址宣传力度不够,大部分革命遗址还没有建立纪念标志,许多人(包括一些领导干部)还不太了解黔东南的红色发展史,工作中难免出现“顾此失彼”的现象

从另一个角度看,对已经开发利用的红色旅游景点,大多还停留在遗址参观、简单的图片和物品展示阶段。例如镇远周达文故居、锦屏龙大道故居,也只是较为单一的普通民宅、庭院室内陈列;三穗杨至成将军纪念馆,仅陈放杨至成生前用过的一些物品和一些内容不丰富的图片。这些都缺乏吸引力,很难达到寓教于乐、寓教于游的教育功能。

对此,有的同志曾尖锐地指出:今天打造旅游大州,不仅要保护和利用原生态民族文化资源,同时要保护和利用红色文化、历史文化资源,使多彩文化并重并举、协调发展,真正把一个集民族民间文化、历史文化、红色文化、绿色文化等为一体的多彩黔东南呈现在游人面前。

六、对策及建议

(一)进一步提高对好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和利用重要性的认识革命遗址是“固化”的党史和革命史,是活生生的爱国主义教科书,它承载着革命事迹、人物和精神的丰富内涵,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和教育价值,也是红色旅游、乡村旅游的重要载体。切实保护和开发利用好革命遗址、革命文物,既是传承红色文化的需要,也是加强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需要,特别是对一些重要革命遗址的修复、修缮,能积极推动本地红色旅游的发展,把当前亟待加强的思想道德建设和爱国主义教育融入干部群众和青少年所喜闻乐见、主动参与的活动之中,从而把我们党艰苦卓绝的奋斗史、波澜壮阔的革命史植根于人民群众的心坎里,以增强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因此,做好全州革命遗址和革命文物的保护、修缮、开发和利用,促进红色旅游科学发展,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政治工程、文化工程和经济工程。各级各部门要认真贯彻落实好州委有关文件精神,提高认识,转变观念,切实增强全社会对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认识,高度重视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对红色旅游的推动作用。围绕红军长征经过我州的重要历史背景和红军长征发生的重大革命事件,把发展“红色旅游”,同弘扬革命传统、培育民族精神结合起来,同民族风情旅游、自然风光旅游、生态旅游、乡村旅游等结合起来,在利用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下大力促进黔东南红色旅游的发展。

(二)规划先行,统筹发展。革命遗址点多面广,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在前阶段普查工作的基础上,当前首要的任务是编制好全州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规划,点面结合,红绿结合,相互促进,把红色景点融入其中。要根据革命遗址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综合考虑,坚持梯次推进,按照“先急后缓、先易后难、修旧如旧、保护利用”的原则,分期分批地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要列出有保留价值的革命遗址,制订出具体的保护修缮工作目标、要求、步骤,并认真抓好落实。

(三)突出重点,打造精品。建设“旅游大州”、“文化强州”,加大对黔东南各类文化资源的挖掘、整理和研究,更加深入地保护、传承和开发,体现了黔东南多元文化的深刻内涵、特点和深厚底蕴。要以文化为引领,构建“一体两翼一核心三圈多元”的大旅游发展格局。“一体”,即:苗侗民族文化资源,是黔东南州旅游发展的主体。“两翼”,即:红色文化和历史文化,是黔东南旅游发展的“两翼”。“一核心”,即:“原生态黔东南”是旅游发展的核心。“三圈”,即“以古城文化为中心的镇远历史文化名城及舞阳河山水风光、以苗侗文化为中心的雷公山原生态文化及自然生态和以侗族文化为中心的黎(平)榕(江)从(江)侗族原生态文化三大旅游经济圈。”“多元”,即民族民间原生态文化、历史文化、红色文化、绿色文化,等等。各县要改变过去“单打一”的模式,促进原生态文化与红色文化、历史文化等旅游资源协调开发和利用。当前应抓住历史机遇,对有重要开发价值的红色文化和历史文化,要上档升位,提升开发的规模和品质,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使其充分发挥资政育人的历史作用。要充分利用“凯里-镇远-黎平”线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精品线路”、黎平会议会址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以及借助“一高一快”建设的发展机遇,重点打造榕江红七军军部旧址和红军广场(“五一”集会广场)、周达文故居、三穗杨至成将军及纪念馆、锦屏龙大道故居、旧州“红色地图”等一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影响的红色景区景点。对已建立的纪念场馆,各县可成立“研究会”,设立“研究基金”,调动各方力量,不断挖掘文化内涵,丰富场馆内容,提高场馆档次,扩大场馆规模,真正把红色文化旅游融入到原生态民族文化旅游之中,并与乡村旅游紧密结合起来,以延长产业链。

(四)加大投入力度。近年来,我州在原生态文化保护和建设方面的投入是很有力度的,可是在红色文化、历史文化保护和建设方面的投入相对来说就比较少。许多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实际上既无资金去保护,又无措施去保护,成了名分上受保护,而实际上正在腐朽消亡。因此,必须切实提供财政支持,要舍得投入。可以说,今天投资,永世受益,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同时,要拓宽筹资渠道。除列入“十二五”规划的重点项目、积极争取上级支持外,对绝大多数的革命遗址,各地还可采取政府财政投入、单位企业捐助、发动外出乡贤捐款捐物等各种方式多方筹集资金。

(五)加强宣传推介工作。要充分利用报刊杂志、广播电视、网络信息平台等各种形式,加大对我州红色文化、革命遗址的宣传力度,让革命前辈的英雄事迹和革命精神薪火相传。要继续结合各种重大党史节日、纪念日加强对全州革命遗址的历史意义以及保护得好的典型进行报道和宣传,以增强全州人民保护革命遗址的意识。同时,要在推出《战俘营·1938》(原名叫“和平村”)电视剧、《黔东南革命遗址概览》一书及专题片、《伟大转折从这里开始》专场演出的基础上,继续适时推出一批主题鲜明,具有较高思想和艺术水平的文艺作品,将革命遗址所蕴含的历史价值和深刻内涵融入优秀的作品之中。要继续组织力量编写红色旅游宣传材料,制作红色旅游的光盘、宣传册,通俗读本,策划红色旅游的节庆活动和主题活动等。通过多形式多渠道的宣传,不断提高革命遗址和其它纪念设施等红色旅游景点的吸引力、影响力和感召力。

(六)形成齐抓共管的良好机制。保护、开发和合理利用革命遗址是各级党委和政府责无旁贷的义务和责任。各级要建立革命遗址的保护、开发和利用联席办公会议制度,由相关部门为联席办公会议成员单位,负责研究和解决遇到的突出困难和问题。各成员单位要按照各自的分工,承担革命遗址的保护开发和利用的规划、建设、环境整治、线路开发、宣传报道等任务。各级政府要增加对革命遗址及周边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和卫生环境整治的力度。要理顺管理体制,建立起县(市)、镇(街道)、村(社区)三级管理组织,实行革命遗址管理工作责任制。

 

(张利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