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陈云与黎平

发布时间:2013-11-05 16:44:30 来源: 浏览次数:

 

 

陈云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1979年他为黎平会议会址题写了“黎平会议会址”。他为什么会为黎平题词?因为他与黎平有割舍不断的红色情缘。

一、西征到黎平

19341018,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驻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中共中央代表的陈云,踏上西征路。由于中央苏区广大军民未能粉碎国民党军队的第五次“围剿”,中央红军193410月中旬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突围转移到湘西北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时称“突围”,行动称西征。

因为是“举国大迁移”,故致西征如龟行蛙步,被迫于11月底12月初,在广西省东北部与各路国民党军队展开了决战。最终,中央红军虽突破了敌军的第四道封锁线,但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

19341212通道会议,决定中央红军从湘西南通道县西进贵州,暂时避开强敌、脱离险境、绕道行军。次日,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从湖南省通道县兵分南、北两路进入黎平县境。红一、九军团组成北路大军,经新厂、平茶等地进入黎平,于15日攻克黎平县城。这是中央红军入黔后攻占的第一座县城。南路大军由中革军委两个纵队和红三、五、八军团组成,到通道县播阳后又分为两路进入黎平县,先后于121619日进入黎平城。

陈云本人没有留下长征在黎平的记录,这是个历史的遗憾。但《陈伯钧日记》可以佐证在黎平县境的行程,因为陈伯钧在黎平整编前后分别任红五军团第13师师长、红五军团参谋长,是当时与陈云一起行军的高级指挥员,而且几乎天天写日记。现以《陈伯钧日记》、陆定一《长征大事记》等资料为基础,加上调研所得,将陈云长征过黎平的行程还原如下:

1215:随红五军团由湖南通道出发,进入黎平县,到草坪地域宿营,行程约50里。红五、八军团原定尾第15师之后,经新厂向黎平前进。但是,“敌已有二、三千人进至通道,新厂附近亦发现敌情。我军奉命改道播阳所到洪洲,尾三军团后跟进。”红五、八军团分别由张黄、深渡等处向播阳所紧急集中,旋经流团坳等处进入黎平县,于当晚23时左右才全部到阳朝、草坪一线宿营。当晚,陈云住在草坪刺篷寨。

1216:由草坪刺篷寨出发经坪坊、小寨到洪州所,行程约15里;召开军团会,讨论红五、八军团合编问题等,对合编进行宣传、鼓动、解释,“以适应目前新的环境和任务”;虽然被任命为军委纵队政委,但仍随红五军团住洪州(当天军委纵队已进至中潮地域休息)

1217:随军由洪州所出发,经下温、平甫坳、地青进至中潮所地域,行程约55(距当天进至黎平城的军委纵队约有半天行程);“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及各连队支部大会”,宣传、鼓动、解释合编问题(开始部分合编)等。

1218:从中潮所地域出发,红五军团部经羊角岩等地于中午12点进入黎平城,行程约40里;看开始向刘少奇移交红五军团中央代表工作;参加(应该)黎平会议。

1219:上午,处理合编善后工作;下午,随红五军团由黎平城到地西,行程约20(当日军委纵队宿营于在地西前方约25里的高场);红五军团一部在黎平城收容和断后,并向湖南靖县方向警戒。

1220:由地西到罗里,行程约40(当日军委纵队宿营于今黎平县大稼乡的下八里);令收容队离开黎平城。

1221:军委纵队由八里顺乌下江而下,经八受等地,到锦屏县瑶光宿营;红五军团由罗里经平信、上下八里到八受;他和刘伯承一起离开自长征以来一直任职的红五军团,策马扬鞭兼程赶上军委纵队任职。

综结言之,陈云是随红五军团长征进入(15)和离开(21)黎平县的,共计七天六晚;是由担任长征殿后任务的红五军团赶上在前面行军的军委纵队的。

二、黎平整编中改任

根据军事需要,中革军委从1934121319日在黎平期间对中央红军进行了长征以来的第一次大整编——黎平整编。其目的是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顺利完成战略转移任务。它使红军的战斗力和机动性得以增强,为尔后长征不断走向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41213,中革军委发布《关于红八军团并入红五军团的决定及其办法致董振堂等电》,规定:“军委决定八军团并入五军团”。按照中革军委于同日发布的关于取消第二纵队,合编第一、第二纵队的命令》,军委决定:取消二纵队的组织,将一、二两纵队合编为一个纵队……即于十五日起以军委纵队名义直接指挥所属各部队”“军委纵队以……陈云为政委”。

可见,陈云在黎平整编前是红五军团中央代表,在黎平整编后任军委纵队政委(原职由红八军团中央代表刘少奇接任)

三、应该参加黎平会议

19341218,中央红军在黎平古城翘街召开了长征以来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集中讨论中央红军的战略方针。会议经过激烈争论,最后中央政治局否定了通道会议的“战术转兵”决定——先西进贵州黎平、锦屏,后北折黔东去湘西北会合红二、六军团的错误意见,采纳了毛泽东深入贵州腹地、到黔北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新根据地的正确主张,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指出:鉴于目前所形成之情况,政治局认为过去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政治局认为,新的根据地区应该是川黔边区地区,在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之地区。在不利的条件下应该转移至遵义西北地区。这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中国革命伟大转折的起点。

显然,黎平会议确定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目的地是黔北而不再是湘西北,开始了长征以来的首次战略转兵——黎平转兵,为战略转移指明了正确方向,从而使红军掌握了主动权,让蒋介石在湘西消灭中央红军的梦想化为泡影。

关于黎平会议的参加者,现在大多数的文章论著,都只列举博古、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6人。笔者认为黎平会议的参加者不只6人,至少陈云也应该参加了,理由如下:

1.他有资格参加

黎平会议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所以随同中央红军长征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们,如无特殊情况,均应参会。

当时,长征经过黎平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有博古、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朱德、陈云,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有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

2.他有时间参加

由于安全等原因,长征中的会议多是在晚上召开。黎平会议也是在晚饭后开始,一直开到深夜。周恩来的警卫员范金彪说:“黎平会议是政治局会议,我记得很清楚是在一个晚上召开的。”

根据前面所引材料,陈云1218中午12左右进入黎平城。而黎平会议是18日晚召开,所以他参加黎平会议是有时间保障的。查阅文献资料,当时的黎平境内无战事,应当没有比参加政治局会议更重要的事情了。

3.有人证明他参加

1978年,黎平有关部门先后调查、访问了20多位有关领导,他们都是长征经过黎平的老红军,其中有的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身边的工作人员,有的是红军总部的工作人员。黄鹄显(原军委总部参谋组长)1978年回忆说:陈云肯定参加了会议。

著名长征史专家徐占权在《伟大转折的起点——黎平会议》中指出:1934121719,博古(万万火急)致电“陈云并转少奇:请于明十八号八时前赶到黎平城开党的政治局会议”的指示。

4.质疑“陈云同志关于中央红军进军贵州及黎平会议等问题的复信”

在《陈云年谱》、《陈云传》等书籍里,没有提及他是否参加了黎平会议。但却有人因此就断言他没有参黎平加会议,其依据为1982年的“陈云同志关于中央红军进军贵州及黎平会议等问题的复信”,里面说“我并未参加黎平会议”。

“复信”言之凿凿,不容怀疑。但若细心研读,不难发现其中有些史实偏差,如“刘伯承同志是红军总参谋长兼红五军团参谋长”、“中央决定不在会同县建立革命根据地”、“我和刘伯承同志应博古同志的约,在洪州司与他见面”等。

首先,刘伯承第五次反围剿中,因反对李德的错误指挥,被撤销总参谋长职务,降任红五军团参谋长。直到193412月的黎平整编中,才复任红军总参谋长。其次,查阅大量史料,仅有李维汉在《回忆与研究》中谈及中央要在湖南洪江县建立革命根据地的记载。再次,据查阅资料和实地调研得知,刘、陈二人与博古见面之地应为野战军司令部宿营地洪州所(今黎平县洪州镇所在地的下所、中所一带),而不是洪州司(今黎平县洪州镇岩寨村聂家弯)

尽管陈云的“复信”很短,却仍有几处不实。可以说,这难免让人对其真实性存疑!是年代久远记忆不准所致抑或其它原因造成的?

当然,无论陈云是否参加了黎平会议,都不会改变黎平会议在中国共产党史、红军长征史和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地位和意义。不过,作为历史研究,则应力求准确,使之能客观反映前人和不至于误导后人。

四、叁份史料谈黎平

陈云对黎平留有深刻印象,下面所引的三份资料足可佐证。

1.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书记处会议史平同志的报告》谈黎平

这个报告是19351015(一说22),当时在莫斯科化名史平的陈云,向共产国际汇报中共领导的反“围剿”、西征等中国革命情况所作。2005年收入《陈云文集》第一卷,其真实性毋庸置疑。报告中谈到黎平的情况如下:

“在黎平,领导人内部发生了争论,结果我们终于纠正了所犯的错误。我们对此前‘靠铅笔指挥’的领导人表示不信任。在湘黔边界,敌人集结了四五倍于我军的兵力严阵以待,以为我们会沿着红六军团从前进军的路线行进。桂军则从南面进攻我们的后卫部队。此外,后面还有大部队追击。原来的领导人坚持直线前进的做法,认为此后也必须照此办理。我们坚决加以反对,指出这一计划只能有助于敌人,不会给红军和中国革命带来任何好处。”

2.《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提纲》谈黎平

这是陈云为传达遵义会议情况而写的提纲,其可信度高。谈及黎平的地方有:“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召集,是基于在湘南及通道的各种争论而由黎平政治局会议所决定的。这个会议的目的是在:()决定和审查黎平会议所决定的暂时以黔北为中心,建立苏区根据地的问题。”“扩大会一致决定改变黎平会议以黔北为中心来创造苏区根据地的决议,一致决定红军渡过长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

3.《随军西行见闻录》谈黎平

最早向外界介绍中央红军长征的书籍,当属陈云于1935年夏天在上海时所撰写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于19363月首次发表于中共在法国巴黎主办的《全民月刊》杂志创刊号上。他化名廉臣,假托一个被红军俘获的国民党军医,来讲述中央红军的长征革命历程等。19367月,《随军西行见闻录》在苏联莫斯科出版单行本,很快又传到国内,在国民党统治区广为流传。《随军西行见闻录》报道中央红军长征,比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后名《西行漫记》)至少早一年。

《随军西行见闻录》全书虽然不长,但对黎平的记载就有三处:“当时红军前锋已占通道县,即避实就虚而径趋贵州之黎平府。”“红军由湖南转入贵州,此时确缴获不少。……并连战黎平、黄平、镇远三府城”“红军一入贵州,更尽力在汉民苗民中活动。红军以民族平等,解放苗家,反对贵州军阀压迫苗家等之宣传取得苗家之拥护,并鼓动苗家汉人到当地平日压迫汉苗贫民之区公所长等的家里,把财物谷子散给汉苗民。间有缴获民团枪支者,亦发给苗家,武装苗民,红军时时防备不使引起与苗家的冲突,而且处处给苗家以利益。如红军在黎平时,政治部即通告各部队,在苗家区域中绝对遵守纪律,并叫红军兵士每人备一件东西送给苗家。”

综上所述,陈云为中央红军顺利通过贵州东南部民族地区、黎平整编的胜利完成、黎平会议的成功召开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历史贡献。耀灵急节,岁月易老。历史功绩不可遗忘!今年是陈云诞生107周年,为了纪念先辈,弘扬传统,激励后世,特作此文。

                                                                          (张中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