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征编研究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土地革命时期中共凯里小组革命活动的 历史价值及现实意义

发布时间:2015-01-20 15:06:26 来源: 浏览次数:
一、凯里党小组成立前,李光庭等人的革命活动情况
1925年,李光庭受贺龙部队“打富济贫,解放人民”进步思想的影响,在铜仁加入川军第九混成旅贺龙部(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0军),次年随军北伐,担任班长。其间,李光庭与胡仲毓、包东山等在湖南石门经周逸群、谭平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李光庭随贺龙部队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后又随起义部队南征。在此期间,由于李光庭作战机智、勇猛,被周恩来所了解。
1927年冬,贺锦斋回湘潭监利石首一带组织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1928年1月,贺龙与周逸群等在贺锦斋领导的游击队的基础上,创建第49工农革命军(后改称为“中国工农革命军”)和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贺龙任军长和中共湘鄂西前敌委员会书记,贺锦斋任第49军第1师师长。
南昌起义部队被打散后,经过艰难跋涉,李光庭与胡仲毓、包东山不久也到达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并进入到贺锦斋部队,胡仲毓任第1师第1团团长。
1928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中央通告第五一号――军事工作大纲》,明确规定:“可正式命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第49工农革命军正式更名为红二军团,李光庭因此成为一名红军战士。
1929年,根据湘鄂西前委的指示,李光庭扮成返乡商人,与胡仲毓和包东山(均为贵州雷山人、共产党员)回到丹江(今雷山县),以经商作掩护开展革命活动。不久,贺龙派联络员到丹江联系3人,并转交贺龙的亲笔信,信的全文为:“仲毓、光庭、东山同志:工作需要我到湘鄂西一带建立游击,冠生(周恩来的化名)望你们坚守本地壮大队伍,迎合红六、七军的到来。贺云卿,民国十八年三月一日于耦池区”。来信明确传达了周恩来对于开展革命武装斗争的指示。同时,联络员向3人口头传达贺龙要求他们“积极发动群众,组建革命武装,择机建立革命政权”的指示。
根据周恩来、贺龙的指示,鉴于当时的革命斗争形势,李光庭不久打入黔军第43军,并先后任排长、上尉连长。后第43军编入国民党新10师。1930年,蒋介石调新10师进驻鄂南对鄂东南苏区进行“围剿”,不久,新10师正式编为第85师。在第85师,李光庭结识了王毅(又名王芸生)、喻雷(2人后来均为凯里党小组成员)及国民党第85师驻武汉办事处主任唐寿南(贵州凯里人)。为粉碎国民党军队对苏区的“围剿”,中共党组织派地下党员舒葆初(贵州瓮安人)打入第85师策划官兵起义。由于此前与组织失去联系,在第85师,经舒葆初介绍,李光庭再次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2年,舒葆初在驻地湖北崇阳的第85师组织策划兵变,因叛徒出卖,兵变失败,参与兵变的部分共产党员被捕并遭杀害。李光庭、王毅、喻雷等人成功脱险。脱险后,王毅前往南京参加学生运动。李光庭、喻雷与一道脱险的唐寿南、黄玉如(贵州麻江人)、陈忠林(贵州凯里人)于1933年1月先后到达凯里,并在凯里及周边地区秘密开展革命活动。不久,王毅从南京来到凯里,并很快找到李光庭。
李光庭、喻雷等人在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他们多次召开秘密会议研究如何在凯里站稳脚跟,怎样开展兵运工作。由于组织地方武装的条件还未成熟,经过反复讨论后,他们决定先打入国民党部队,寻机搞兵变,再图发展。不久,喻雷、陈忠林、陈学海、杨玉清、黄玉如等青年跟随唐寿南打入贵州军阀王家烈第25军张元勋部。唐任参谋兼第二团团长,陈学海、杨玉清分别任二、三营营长,喻雷、黄玉如分别任二、三营文书,陈忠林任特务长。同年底,唐寿南在该部搞兵运工作受挫,后离开部队前往上海。陈学海、黄玉如等人则返回家乡组织发展地方武装。喻雷则再次打入第25军,到第8团三营任文书。在此期间,李光庭深入炉山、台拱、丹江等地走村窜寨,调查敌情,了解民情,发动群众,宣传革命,并以结拜兄弟的方式,先后在台拱县城文昌宫和凯里魁星阁与数十名进步青年结义,盟誓共同革命。
1933年下半年,李光庭派肖洪春在台拱继续联络吴正文、欧邦英等人,力求争取他们率民间武装参与革命斗争,自己则打入王家烈第25军特务团任连长、副官等职。1934年底,特务团被派到养龙司阻击红军,李光庭一方面消极对待,一方面派人联系红军,欲率部队参加红军,因红军行动迅速未联系上。
1934年夏,贺龙、关向应率红三军撤出洪湖根据地进入贵州,成立了“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为开辟新的苏区,扩大农村革命武装根据地,派交通员秘密潜入雷山找到胡仲毓,传达贺龙、关向应的指示:迅速建立雷公山地区党领导下的军事组织,壮大力量,策应黔东苏区,必要时向黔东汇合。交通员还给胡仲毓带来一枚木制“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四方印鉴,并嘱咐:“待时机成熟,你们就以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的名义张贴公告,建立政权。”胡仲毓接到指示后,及时与包东山及在凯里地区活动的李光庭、王毅、唐寿南秘密商定:发展壮大党在雷公山地区的队伍,组织和领导各地农民武装进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
李光庭等人自从来到凯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发动,广大群众,尤其是进步青年都积极行动起来,加入到革命斗争的行列里。但由于缺乏当地党组织的支持,开展武装斗争仍存在不少困难。1934年底,王毅终于在安顺找到了中共毕节支部委员缪正元,缪正元带着王毅赶往贵阳,在贵阳见到了中共毕节支部委员秦天真。王毅向秦天真详细汇报了李光庭等人在黔东南活动的情况,得到秦天真的肯定。同时,秦天真代表党组织接收王毅加入中国共产党。
按照秦天真的指示,王毅即刻返回凯里,将与秦天真见面的情况向李光庭等作了汇报。1935年初,李光庭、王毅、喻雷三人来到安顺与秦天真会面。此时,秦天真已经是中共贵州省工委成员。李光庭与秦天真见面后,李光庭向秦天真汇报了贺龙亲笔信及贺龙、关向应要求开展武装斗争及建设革命政权的指示等情况。秦天真对李光庭的革命工作给予肯定的同时,对其所汇报的有关周恩来、贺龙、关向应的指示表示高度重视。秦天真立即代表党组织,重新接收李光庭加入中国共产党,与此同时还发展喻雷、宁仿陶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向他们布置以安顺、凯里为中心开展武装斗争和建立苏维埃政权的任务。
1935年1月,遵义会议期间,中共中央批准成立中共贵州省工作委员会(简称省工委)。不久,根据省工委的决定,建立省工委军事小组,由李光庭、喻雷、王毅、丁沛生、宁仿陶、张恒兹组成,李光庭任组长。中央红军离开贵州以后,李光庭、喻雷等转移到凯里及周边地区开展革命活动,唐寿南在财力、物力上给予他们大力支持。这一段时期,李光庭因工作需要经常往返于凯里、贵阳之间。7月19日,由于叛徒出卖,省工委机关和部分基层党组织遭到国民党当局破坏,省工委作出“隐蔽精干,分散活动,重点转向农村,在边界有条件的地方开展军事工作”的紧急指示,部分共产党员转移到凯里隐蔽,李光庭也回到凯里。10月,就读于贵阳男师的中共党支部负责人李长青,因躲避敌人追捕,秘密回到家乡凯里,并通过组织介绍与李光庭取得联系。
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为尽快实现全省党的工作重心由城市向农村转移,以及做好七一九事件转移和疏散中共党员工作,按照省党工委八月会议的决定,在凯里建立党的组织已迫在眉捷。
二、凯里党小组成立
为切实落实八月会议精神,按照省工委的指示。1935年11月18日,李光庭、李长青、王毅、喻雷在李长青家楼上召开秘密会议。会上,李光庭代表省工委传达了中央政治局遵义会议精神和省工委关于当前贵州政治局势所作出的“隐蔽精干,分散活动,重点转向农村,在边界有条件的地方开展军事工作”的紧急指示,并宣布了省工委关于成立中共凯里小组(以下简称凯里党小组)的决定,李光庭除继续担任省工委垂直领导下的军事领导小组组长外,还与李长青共同担任凯里党小组负责人,喻雷、王毅为成员。李光庭、喻雷、王毅主要从事军事工作,而李长青主要负责地方工作。由于凯里党小组人员构成的特殊性,在当时的特殊时期、特殊环境下,它具有负责组织军事工作、开展地方工作和肩负着湘鄂西前委所要求的在黔东南地区开展革命武装斗争的使命。
三、凯里党小组组织开展武装斗争
凯里党小组成立后,为培养革命骨干,在凯里建立了“青年读书会”,以集中学习的方式团结和教育进步青年。由于青年读书会倡导新思想、新文化而倍受进步青年的推崇,不久,陈松录、孙礼庸、顾永祥、唐明贤等20余人便参加进来。通过对他们进行共产主义启蒙和爱国主义教育,灌输救国救民的思想,激发了他们的革命热情和革命信念。
按照李光庭的安排,1936年2月,喻雷、王毅等通过时任镇宁县少校保安大队副的唐寿南的关系,打入镇宁县保安大队,喻雷任少尉国术教官,王毅任军需上士,他们以公开身份开展地下武装组织活动。
而坚持在凯里进行地下革命活动的李光庭和李长青,在与所领导的进步青年经过半年多共同努力,凯里及周边地区的革命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群众运动蓬勃发展、人民武装不断壮大,已基本具备了举行武装起义的条件。为此,1936年夏,远在镇宁的王毅接到李光庭、李长青的通知回到凯里,并代表凯里党小组赴黔桂边境广西南丹县六寨向秦天真(省工委委员)汇报工作。听了王毅的汇报后,秦天真对凯里党小组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要求凯里党小组在黔东南地区以雷公山为武装活动的据点,待蒋桂战争爆发,利用敌人内讧,大力开展武装活动,进行武装割据,以期建立苏维埃政权。
王毅回到凯里后,将秦天真的指示向党小组作了传达,大家认真总结了前段时间兵运工作的经验教训,对凯里及周边的政治、军事形势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一致认为“麻雀尚且有个窝,革命不能不建立根据地”,并作出开展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根据地和苏维埃政权的决定,同时,李光庭要求喻雷、王毅放弃在镇宁的兵运活动,返回凯里开展革命工作。
同年8月的一个夜晚,凯里党小组召集青年读书会部分进步青年和结义兄弟10余人在凯里龙头河野鸡滩一只木船上召开秘密会议(亦称龙头河会议)。会上,李光庭提议将青年读书会正式更名为“革命小组”,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同时,李光庭被推选为革命小组组长。会议就如何开展武装斗争进行了认真讨论,并根据凯里及周边地区的革命斗争形势和各地的政治、经济、地理等情况,决定组织各地民间武装举行武装起义,建立黔东南人民武装部队和以雷公山为重点的革命武装根据地,划定榕江、炉山、三穗、锦屏、剑河、台拱、丹江、黎平等县为游击区,同时,明确适时建立苏维埃政权。关于武装力量的组成,会议决定,一方面由李长青召集凯里的有志青年,组成基本队伍,由凯里党小组直接领导,先期登上雷公山,在山上安营扎寨,稳住阵脚。另一方面,由李光庭、喻雷、王毅、黄玉如等人拉地方武装和绿林武装随后登上雷公山,逐渐扩大势力。会上,还提出抓紧筹集经费,购买枪支弹药,加强与地方武装的联络,继续发展革命武装力量等。
会上,李光庭对如何发展好地方武装工作进行了详细分工,李光庭、唐铭贤负责旁海区(含今旁海镇、湾水镇、凯棠乡)及麻江宣威、丹江等地方武装的联络,李长青、王毅负责凯里区(含今凯里城区各街道、三棵树镇、舟溪镇)及台拱、台盘、排羊等地方武装的联络,喻雷、陈松录负责炉山区(含今炉山镇、万潮镇、龙场镇、大风洞乡)及西江等地方武装的联络。会后,李光庭、李长青、喻雷、王毅及进步青年分赴炉山县各区及下司、台拱、排羊、台盘、丹江、西江、宣威等地,发展地下武装工作,并筹集资金,购买枪支弹药,积极做好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
四、举行武装起义
龙头河会议后,在与会人员的秘密宣传和联络下,龙头河会议精神得到了各地民间武装的积极响应,并迅速加入到革命队伍中来。在较短的时间里,凯里党小组能够掌握和指挥的武装力量有:凯里唐明贤、顾永祥的地下武装110余人;台拱欧大富、欧大发的地下武装50余人枪,吴正文、欧邦英的地下武装30余人枪;排羊区区队长杨光亚的地方武装40余人枪;台盘杨胜林的地方武装100余人枪;丹江区区长陈学海的地方武装100余人枪;西江李沛华的民间武装70余人枪;宣威黄玉如的民间武装100余人枪;丹江包小鲁地下武装30余人枪及胡仲毓掌握的丹江民团800余人枪等,共计约1400余人枪。
通过加强统一领导,各武装强化了对本地区的控制,特别是形成以挂丁为中心,以凯里、排羊、台盘、西江、台拱、丹江等武装为依托的,在凯里党小组领导下的地方武装实际控制区。在经过广泛宣传、发动和精心筹备后,“挂丁苏维埃政府”于1936年8月在挂丁正式成立。
1936年10月,凯里党小组决定,由唐铭贤、顾永祥掌握的凯里义勇队先期登上雷公山筹建革命根据地,为后续部队上山打下基础。10月中旬,李长青率领唐铭贤、顾永祥及凯里义勇队由凯里秘密向雷公山进发,并计划在排乐打击地主王启型后,再率队伍到西江与事先约好的陈逊斋、侯教之所率民间武装汇合,共上雷公山。可是,当起义队伍到达排乐时,王启型早获密报,已将其财产转移,起义队伍收缴其财产的目的未能实现。李长青率队伍继续向西江进发。李长青等到达西江与陈逊斋、侯教之会晤后,陈逊斋、侯教之已改变了参加武装起义的想法,对上雷公山建立革命根据地变得犹豫不决,按兵不动。经李长青反复耐心劝说,二人仍不改变主意,使原定联合其共上雷公山建立革命武装根据地的计划遭到重大挫折。李长青考虑到雷公山环境险恶,孤军深入存在危险,最后只得将队伍撤回凯里隐蔽待命。
1936年12月下旬,凯里党小组所领导的各支革命武装,在组织上和物资上作了较为充分的准备后,按照计划向雷公山集结。至12月底,除李沛华的队伍外,其他队伍陆续到达雷公坪。1937年元旦,凯里党小组在雷公坪正式举行黔东南人民武装部队和雷公山革命根据地成立大会,会场上,树起“黔东南人民武装部队”旗帜。会上,李光庭首先作了动员讲话,他分析了当时全国和全省的政治、军事斗争形势,揭露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罪行,讲明了为什么要进行武装革命,鼓励大家要不怕牺牲,坚持革命。随后,他宣布成立黔东南人民武装部队和建立雷公山革命根据地,并择机在党小组领导下的各支武装控制区建立苏维埃政府。
元月2日晚,迟到的李沛华部到达集结地雷公坪时,因夜幕笼罩,雾大林密,致使敌友难分,先期到达的队伍与李沛华部发生激战,待弄清对方身份时,双方虽无重大伤亡,但已弹药耗尽。突如其来变化,完全打乱了既定计划。李光庭随即召集各支武装负责人进行紧急商议,确定起义部队暂时集结在雷公坪,同时,派王毅下山向省工委汇报,请示省工委对起义部队下步行动给予指示。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省工委的指示短时间里无法到达,集结在雷公坪的队伍无法补充粮食和弹械,同时,由于气候恶劣,寒冷异常,已不适宜部队久驻。凯里党小组决定,各支队伍回原地补充弹药及物资,待时机成熟再行动。
一个多月后,即1937年春节刚过,凯里党小组再一次召集各支武装第二次向雷公坪秘密集结。凯里的武装在李长青、王毅的率领下,由凯里秘密出发。可是,当队伍到达顶罐坡时,陈学海前来报告说:李沛华带领队伍去广西未回。尽管如此,李长青仍然继续带领凯里的武装往雷公坪进发。当队伍到达雷公坪后,发现有几支队伍未按通知要求上雷公坪集结,与此同时,接到台盘武装负责人带来“现在暴动时机不成熟”的回信。由于此次上山距前次上山的时间较短,已上山的队伍也存在准备工作不充分的情况,而且与前次相比,上山的总人枪数也减少较多,因而意见出现了较大的分歧。在内部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李长青召集各部首领商定,各支武装回原地待命。
凯里党小组两次率部队上雷公坪举行武装起义,虽然没有形成武装割据的局面,但凯里党小组进一步加强了对各支武装的领导。李光庭、喻雷、王毅与各支武装保持了更加密切的联系。
抗日战争爆发后,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凯里党小组停止了武装斗争,并按照省工委的指示,李光庭、喻雷、王毅分赴外地参加抗日救亡工作。挂丁苏维埃政府由于缺乏党的领导,于9月下旬自行解散。
凯里党小组领导建立的黔东南人民武装部队、雷公山革命根据地以及挂丁苏维埃政府,由于各种原因,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却是中国共产党在苗族地区开展武装斗争的大胆偿试。尤其是黔东南人民武装部队,是在凯里党小组以及省工委军事小组的直接领导下建立起来的,因此,它的建立对黔东南地区乃至全省都有示范作用,对于推动全省的武装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五、建立“挂丁苏维埃政府”
龙头河会议后,李光庭、喻雷、王毅等为认真贯彻会议精神,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为举行武装暴动作准备。他们多次深入到挂丁、开怀、板溪、台盘、排羊、西江、丹江、台拱等地,尤其是加强与凯里、台盘、西江、台拱、丹江等地革命武装的联系,以期在凯里附近建立起苏维埃政府,为举行武装起义提供后方保障。
由于此前所作的大量工作,凯里、挂丁、排乐、开怀、台盘、排羊等地有比较好的群众基础。加之凯里、台拱、排羊、台盘、丹江、西江等7支武装集中分布在凯里、台拱、丹江三地交界,而处于三地武装势力范围核心区的挂丁(凯里境内,民国时期为挂丁联保)由于地理环境、历史传统、现实因素等各方面原因,革命条件较为优越。经李光庭等与各革命武装首领及各村寨佬秘密会商后,便迅速达成了共识,均表示积极拥护建立苏维埃政权。而且,考虑到挂丁位于雷公山北麓,处于深山之中,当地群众均为苗族,依靠寨佬、理老进行自我管理,国民党反动政权对处于深山中的挂丁及周边地区控制力弱。凯里党小组掌握的凯里、台盘、排羊等民间武装均分布于挂丁周围,通过各支民间武装力量,党小组能有力地控制挂丁及周边地区。因而,最终确定将苏维埃政府建立在挂丁。
1936年8月,凯里党小组以所掌握的各支民间武装为支撑,在挂丁秘密成立“挂丁苏维埃政府”,政府组成人员为民间武装负责人及当地德高望众的寨佬。挂丁苏维埃政府成立以后,按照野鸡滩会议精神,秘密组织各支武装打土豪、分粮食,争取群众支持武装暴动工作,为建立雷公山革命武装根据地作准备。
凯里党小组在政权建立初期,依靠民间武装积极发动群众,尊重当地民族风俗习惯,紧密团结当地苗族寨佬,与当地自发形成的管理者通力合作。通过开展保境运动,打击当地及周边地区土匪及恶霸势力,而得到当地群众的支持和拥护。挂丁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尽管大部分时间处于秘密状态,但其通过宣传、发动群众,筹备物资,对凯里党小组组织开展的武装斗争给予了大量的支持,特别是对在雷公山举行武装起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随着1936年底1937年春凯里党小组组织各地武装在雷公山举行武装起义后,参与起义的各地武装进一步团结在党小组周围,挂丁及其周边的政治、军事形势也进一步改善,挂丁苏维埃政权在此基础上于1937年夏逐步由秘密转为公开,挂丁苏维埃政府在挂丁及周边地区公开行使管辖权。抗日战争爆发后,李光庭、喻雷、王毅根据省工委指示,相继离开凯里到外地参加抗日救亡工作,挂丁苏维埃政府由于缺乏党小组领导,于1937年9月下旬自行解散。
六、凯里党小组革命活动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1、凯里党小组革命活动的历史价值。一是,在黔东南地区宣传了革命道理,播下了革命火种,而且凯里党小组组织领导的武装斗争,作为贺龙等领导的革命斗争的一部分,极大地推动了黔东南地区革命运动的开展。二是,大胆探索和实践了中国共产党在少数民族地区开展革命活动的途径与方法,增进了少数民族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了解,促进了民族团结,增强了对敌斗争的力量。三是,七一九事件发生后,切实贯彻执行了中共贵州省工委所作出的关于将党的工作重心向农村或边远地区转移的决策部署,有效保存了革命力量,推动了我省党的工作层面的拓展和工作层次的延伸。四是,其长期坚持的革命斗争,有力地推动黔东南地区乃至全省革命运动的开展,为黔东南地区的解放奠定了良好的思想和群众基础。
2、凯里党小组革命活动的现实意义。近年来,在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凯里市各族党员干部群众,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精神,全力推进建设步伐。尽管凯里市发展基础薄弱,经济总量小,发展后劲不足,前进的道路上还会遇到各种困难与挑战,但只要通过大力宣传和弘扬我党的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尤其是凯里党小组在革命战争年代所表现出来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和优秀品质,就能更好地团结和凝聚广大干部群众的力量,激发他们发扬“不怕困难、艰苦奋斗、攻坚克难、永不退缩”的精神,鼓足干劲、奋发图强,把巨大的压力转变为无穷的动力,全面推动国发2号文件的全面贯彻落实,促进凯里市更好地融入到党中央、国务院所提出的全国发展“两个大局”战略之中,追上全国“三个同步”发展步伐,闯出一条符合凯里市实际和时代要求的后发赶超之路,实现凯里市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建设出一个充满活力、日新月异、幸福祥和凯里。
 
注释:
以上内容的参考资料:
1、《中国共产党贵州历史》第一卷(1921-1949)由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著,于2011年9月再版。
2、《贵州日报》1985年1月16日第三版。
3、《贵州党史资料》(第五辑)由贵州省党史研究室编著,于1987年出版。
4、《贵州革命烈士》第一辑由贵州人民出版社于1987年出版。
5、《黔东南党史资料》(1987-2)、《黔东南党史资料》(1988-2)由中共黔东南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室于1988年出版。
6、《黔东南现代革命史讲座》,由中共黔东南党史研究室于2005年出版。
7、《李光庭烈士战斗历程》由中共松桃县委党史办、松桃县民政局共同编著,于1986年出版。
8、《凯里党史资料》(第一辑)由中共凯里党史研究室编著,于1987年出版。
9、中共凯里县(市)委党史办档案。
10、民国时期国民党档案:1.档案全宗号31、目录号1、案卷号39;2.档案全宗号31、目录号1、案卷号647;3.档案全宗号31、目录号1、案卷号43。
11、2011年市史志办采访记录。
 
 
课题指导:况再举
课题组长:李志兴
副组长:罗晓红 李朝军
成  员:孙 谷 向祖菊
执 笔:李志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