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宣传教育 > 纪念专栏 > 正文

运输要道 天然雄关——镇远在抗战时期的战略地位

发布时间:2016-02-01 10:59:57 来源: 浏览次数:

段文浩
 

 
 
    抗战时期,镇远东临湖南第九战区,西通滇缅国际运输要道,北连陪都重庆,南接桂越前线,在抗战前期、中期,镇远处在后方支援前线的交通要道上,战略地位极为重要,是后援物资和兵员集散(结)的大枢纽,镇远人民在出兵出力,捐款捐物,抢运物资,支援护送过境部队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抗战后期,镇远是国民政府的兵要重镇,中国军队在这里休整充员,谋划军略,为湘西会战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一、从15000名子弟出乡关,看镇远人民的巨大牺牲
    1938年春,为了保障抗战兵员的需要,贵州全省成立两个师管区,一个是贵兴(贵阳至兴义)师管区,一个是镇遵(镇远至遵义)师管区。两个师管区司令部分别设于贵阳和镇远,显然,这是根据兵要地理的价值和抗日战略的需要而设置的。由此可见镇远在抗战初期显示了它的重要地位。镇遵师管区辖黔东、黔南、黔北46个县。
    1941年秋,原来的两个师管区扩大为四个师管区,即镇独、遵务、安兴、贵节师管区。镇独师管区辖贵州东南22个县,配属74军,专门负责保障该军兵员的补充。74军副军长施中诚、李天霞等先后担任镇独师管区司令。
    镇独师管区虽然所辖区域减为黔东南22个县,但其补充兵员、支援前线的作用更大。因为镇独师管区配属74军,74军是国民党的头号“王牌军”,是转战于抗日前线的主力部队——铁军。1940年后,在第九战区、第六战区先后与日寇展开的上高会战、浙赣会战、鄂西战役、常德保卫战、第二次长沙会战,特别是在抗战后期湘西会战中,作为前线的主力部队,74军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官兵伤亡惨重。关键时刻,镇独师管区及时征募镇远地区的兵员补充部队,保证了74军的战斗力。74军,可以说是镇远的子弟兵军。
    下面是镇遵(镇独)师管区征兵的一些数据。
    1944年10月,镇独师管区给镇远县的月征兵数是129人,结果,实际完成征兵数358人,并按时拨交通讯3团。完成数是任务数的2.78倍。1
    据镇独师管区的不完全统计,1938年3月起,至1945年8月止,镇远师管区每年平均下达给镇远县的征兵任务是456名,7年应征3648名,超征799名,实际征兵4447名。2这些兵员,基本上都进入了74军。
    这不是全县实际征兵数。因为它不包括1937年9月至1938年2月的征募兵数,如当时103师、121师、补充师、92师在镇远招募的2000余人。不包括县政府奉命为第九战区的特征数。当然也不包括八年中,大量过境部队自主在镇远招募的兵员数和自愿兵数,如1940年5月,宪兵10团奉军政部命在镇远招募的150人、1937年140师师长王文彦在镇远县招收的500人,都不在其内。3还不包括战时涌入镇远的流动人口参军数。
    政府统计的全面数据是,锦屏、天柱、三穗、岑巩、镇远、黄平、炉山、麻江、丹寨、雷山、黎平、剑河12个县在抗战八年中,共征兵67704名开赴前线。其中,仅镇远一县就征募兵15223名。4
   抗战八年,全国征兵总数为1400多万,贵州全省共征兵650618人,5镇远县征兵人数竟占全省的2.3%多。1945年底,镇远户籍人数为75000人左右,加上抗战涌入镇远县的流动人口20000余人,全县当时全部人口充其量100000人。云南省平均20人有1人直接参战,四川省平均14人有1人直接参战,贵州省平均12人有1人直接参战,6而镇远县却是平均10人便有1.6人直接参战。平均人口参战率,是云南的三倍。这15000多人,绝大多数有去无回,喋血沙场。一万多名优秀儿女,抗日为国捐躯了。
    镇远还采取拨款、集资、募捐形式,筹集资金支持广大知识青年投笔从戎。当时,全国各地涌入镇远避难的爱国青年学生和省立镇远师范、镇远中学、青溪中学学生严绍武、杨启江、薛敏智、杨昌权、王永高、徐国扬、安平、刘先培等91名知识青年自愿报名入伍,7奔赴印缅,参加了远征军新1军,新6军。
    他们当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优秀人物,如八路军115师骑兵连长李云清,“一把钢刀敌胆寒”。新编第八师上校团长彭镇璞,1939年3月血洒雁门关。140师418团团长陈肃,妻子、父亲双亡前线杀敌不回家。交警第六总队副总队长杨昌权,报国不惧头颅落。远征军上士徐国扬,代表中国军队向日军发出限令缴械最后一封电报。他们都在抗战中浴血奋战,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民国贵州省政府1947年编制有贵州省各县抗日忠烈将士一览表,8据该表反映:镇远抗战期间有据可查,英勇殉国的忠烈将士为108人。数据表如下:
   贵州忠烈将士一览表(仅摘录部分——笔者注)
锦屏:86人 余庆:102人
榕江:79人 务川:56人
台江:48人 兴义:89人
岑巩:71人 水城:75人
剑河:64人 都匀:97人
麻江:50人 习水:82人
黎平:68人 织金:83人
炉山:68人 贵定:83人
施秉:37人 清镇:103人
三穗:104人 平坝:59人
镇远:108人 安龙:99人
    从这个表看出,镇远抗日忠烈人数,在黔东一带比较是很高的,即使比省内其他人口大县,也是较高的。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鼓励前线将士英勇杀敌,1944年10月,镇远县还在莲花亭建立“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又把青龙洞改建成“昭忠祠”按时敬扫,祭祀抗日忠烈。
    二、从舞阳河上船工的辛劳,看镇远人民的重大贡献
    抗战后援,按当时的话说,就是兵、工、粮、款“四大要政”。上节讲到了“兵”事,这节谈“工”事。本文主要以舞阳河上船工的繁忙和辛劳为例。
    在历史上,舞阳河平均宽130米,流量很大,曾是贵州、甚至西南地区主要交通运输线。是中原连接云贵的中国八大水路之一。载重20——30吨的舟楫上通旧州,下达常德、长江。当年,盛极一时的镇远港内,大小码头近20个,经常停在城关河面上的大小船只,多达二、三百艘,年吞吐量数万吨。9
   抗战爆发后,由于大批工厂、学校、工厂内迁过镇远,尤其是部队频繁过境,大量的人员和军需物资需要抢运,舞阳河航运特别紧张。城内的船只有限,远不能满足需要,镇远动员了全县农村沿河两岸的木船,包括少数民族的木筏子也汇集起来,投入抢运。一时间,舞阳河号子声不断,百舸争流,千帆竞发,蔚为壮观。
     翻阅卷宗,即可窥视当时舞阳河航运繁忙紧张的情况:
    1938年8月,滇黔绥靖公署副主任薛岳命青溪,为帮助滇军58军30000人过境,须准备大小船50余艘,每艘雇船夫3名,每名每日发食米两碗,菜金洋五仙。帮助滇军运物资下洪江。10 
    1939年秋,空军兵站监部第9转运所致函镇远县政府:“本所已派监员秦钟潞(从青溪)押民船31只转运军品至镇远,请贵治沿河团队妥为护送”。11 
    1939年2月22日,为转运新兵,镇遵师管区发布命令,限镇远县政府在三日内雇齐民船50艘候用。12 
    1939年,空军兵站监部第一转运所,在0011号公函中要求镇远县政府“本所需要由芷江运镇民船50艘,拟请贵府火速设法代为征雇,随时交本所放芷应用,以利军运。”13 
    “镇远美军陆军供应处”指挥官克斯基在1945年3月9日写给盐务局要盐巴的信中写道:“本部在镇雇有民船50艘往返于芷江镇远之间,运送空军汽油炸弹等军用品,约有押运员及船夫450人近因缺乏食盐,务请贵局每月售发官盐250斤,以济军需而利军运为荷”。14  
    1945年4月,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在1066号信函中,电令镇远、□江等舞阳河沿岸各县,为派驻第四方面军司令部的美军东线指挥所代雇民船千艘,以抢运军品。其中规定镇远县须代征雇200艘以上。15 
    按镇远实际情况推算,每条船至少舵手1人、水手3人、纤夫3人,我们按平均每只船需要8个船工算,仅上述各级军政近500船次的差遣,就需投工4000人次。如果出船上旧州、或下洪江一个来回最快按五天时间,那么,仅上述五次运输,镇远人民就投工20000个。何况,除此外,每天都还有大量的船工在舞阳河上为其他运输来回奔波。
    除船工外,镇远广大民工还为频繁地过境部队挑运军需物资和抬送伤员,为各项战时工程,如修建黄平、三穗、天柱、黎平机场,构筑湘黔公路、镇台公路等,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这些工程时间紧迫,生产条件有限,质量要求高,任务艰巨,镇远人民也付出了辛劳和血汗。
    在积极出兵出力的同时,镇远人民还勒紧裤带,采取一切行动,广泛筹集抗日资金和物资,支援前线。抗战爆发后,镇远县政府及时成立了“贵州全省各界抗敌后援会镇远分会”,在镇远县各界抗倭自卫宣誓群众大会上,群情振奋,同仇敌忾,分别上书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表达了矢志抗倭,誓作后援的决心。他们给蒋介石的电报这样写道:
    南京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钧鉴:
    日寇肆虐,侵我河山,消息传来,举国震愤。幸赖钧长领导全体将士,浴血抗战,金戈铁马,我武维扬。民等鸡唱起舞,待旦挥戈。矢志抗倭,誓作后盾。谨电致敬,伏祈垂察。16 
    “贵州全省各界抗敌后援会镇远分会”,采取召开大会动员号召:一是向公务员硬扣救国捐,二是向广大民众,向商家富户,向地主士绅募捐募款。同时,还组织义演、义卖活动,募集面广,影响大,收获多。如在“一县一飞机”、募捐寒衣、募捐鞋袜、募集谷物等活动中,收获颇大。1942年,第一次征购军粮(稻谷),就达6932石,平均每户近60斤。1944年6月底,步兵机械化学校奉命迁往镇远,教育长胡献群向镇远求援,为了安置好该校校本部、图书模型室、实习工厂、制造工厂、学生队、学员队、工程学员队、研究所工厂等,镇远县竟让出了两座寺庙和腾出百余间房屋。17
    慰劳勇士士气旺,抚恤哀人人心安。1944年2月,镇远县士绅周希颐,受县政府委托,率团奔赴常德前线,慰劳惊天地、泣鬼神,死守常德的“虎贲之师”74军57师。后来,还慰问了镇远籍受伤伤员和遇难者的家属。
    三、民族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看镇远后勤供给的重要作用
    1944年10月,日军陷长沙、衡阳,兵犯广西,剑指雪峰山,兵临湘西威逼重庆,国民政府准备迁都西昌。蒋介石在日记中说:“八年来,抗战之险恶,未有如今日之盛者也”。一旦雪峰山失守,镇远,就成了保卫西南和重庆的最后关隘和屏障。在此危急时刻,刚刚成立的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便赶紧把其属下四个方面军中的两个方面军,主要布置在镇远一带,利用镇远的天然雄关,防御顽敌。而这两个方面军的总司令部,在一段时间内,都曾设在镇远。  
    这两个方面军,一个是汤恩伯的第三方面军,一个是王耀武的第四方面军,两个总司令,都是善战的抗日名将。我们先看第三方面军在镇远驻扎的记录。
  1944年12月,以汤恩伯为司令的湘桂黔边区总司令部(旋即改称第三方面军,下同——笔者注)刚成立不久,便决定迁往镇远。1945年1月7日,当时的镇远县长沈麟书在给镇远中学校长王堂政的一封信中,这样要求:
    “奉专员手令,以湘桂黔边区总司令部派张副总司令来镇远设指挥所,随从副官一百人、士兵一营,以县立中学为办公地点。着即传知王校长提前放假,并将办公桌凳、床铺、全部借用……”18
    信中所说的“张副总司令”,即第三方面军副司令官中将张雪中。张雪中奉命率13军抵贵州,加入湘桂黔边区司令部,协调边区各部队抗击日军。1945年初,张雪中随司令部驻扎镇远,受命负责在镇远-施秉-马场坪一带编练美式装备的14个步兵师。
    1945年1月23日,后方勤务部陆军医院主任在致镇远县政府要房舍的信函(32号)中,说道:“查本市太极镇中心小学学校校舍现已移让黔桂湘边区总司令部......主任任启瑾”。19
  1945年3月16日,“镇远美军陆军供应处”克斯基指挥官在写给镇远专员刘时范的信中,克斯基向专员索要卫生院旁房舍,以便提供给美军合训团队员住宿。最后,克斯基在信中还说道:
    “再者,倏悉湘黔桂区总司令汤恩伯将军偕同美国高级军官八人,将于一、二日内行抵本镇,届时须驻榻本处,是以房间之需求不能不早为准备”。20
   1945年3月18日,驻扎的94军致信镇远县政府(04561函):“汤总司令偕美军一行20人于本月24日莅军点验。”“本部通信训练班也开学”。21
   在当年的一份报表中,22也反映了第三方面军司令部在镇远的存在:
镇远县补给站支出实物报造表  
民国三十四年三月二十日                        补给主任:李琢之  
编号 名称 时间 领物部队名称 发出数量 单位  
 
1 稻谷 2月3日 边区总部 110000  
2   2月5日 九十七军 7500  
3   2月19日 边区总部 55000  
4   2月22日 边区总部 129000  
合 计: 301500  
    不仅司令部设在镇远,而且第三方面军属下的主力部队94军、26军等,这些国军中的精锐部队也大军云集,驻扎镇远,他们在镇远接受中美合训团教官的训练,厉兵秣马,并全部换上美式化装备,随时准备奉命出击。
    1945年4月2日,94军在0587号函中:“军司令部构筑厨房,需用圆木30根(长8公分,中径20公分),木板五丈,盖瓦7000块,毛竹500根,稻草500斤。”23请镇远县政府解决。
    1945年3月16日,牟廷芳军长在该军100号信函中,亲自写信给镇远县政府,“因修美军示范连兵舍,需用直径15公分的杉木50根,一寸厚松木板100方丈,5分板40方丈,薄晒席30床”。24
    此外,在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10221——10224中,还有三张94军军长牟廷芳、军需处长胡光中、股长吴中立出具的收条。上面记载了1945年3月他们从镇远补给站收到的物资,统计结果见下表:
时间 食油(斤) 黄豆(斤) 木柴(斤)
3月 678 955 7520
3月31日 3096 5001 16605
4月16日 660 1340 2750
合 计 4434 7296 26875
    此时,镇远补给站补给94军的稻谷,在另外的统计表中为20605市斤。另外,1945年5月9日和6月8日,驻扎镇远的27集团军副总司令兼26军军长丁治磐,亲笔致信镇远县政府,要求解决部队副食、马乾,并求雇民夫帮助帮运通信器材。25实际上,当年3月份统计,该军就已收到镇远补给站拨付的食油78400斤。2670000多斤食油,足够上万人部队受用两三个月,由此可见,26军在镇远驻扎时间的不短。
第四方面军司令部曾一度从湖南沙湾镇移驻镇远,史料记载如下:
    镇远师管区配属74军,74军主要干将都有镇远情结。74军副军长施中诚、李天霞等先后担任镇远师管区司令。王耀武、张灵甫、周志道等74军的将军们也多次光顾镇远视察、接兵,他们对镇远再熟悉不过了,镇独师管区无异于是他们的家。所以当第四方面军成立时,出于战略、战术的需要和情感因素,王耀武把四方面军司令部曾一度设在镇远。
    1945年4月23日,闻一多的好友、清华教授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路过镇远时,在专署的接待宴会上,不经意间还碰见了时任陆军第四方面军副司令官的中将夏楚中和94军军长的少将牟廷芳。杨振声还称赞:夏楚中副司令长官当年鏖兵淞沪,三围长沙,尤以所部姚子青死守宝山一役,为中外钦敬。27
    因为夏楚中将军较长时间驻扎镇远,所以,在1945年2月4日镇远两湖同乡会的换届选举上,夏楚中当选镇远两湖会馆同乡会第二届理事长。同时当选为理事的,还有四方面军的军官少将周翰。28
    除两个司令部和上述的主要部队在镇远驻扎外,其他部队,如74军、100军、27集团军、24集团军、87军、97军等,都在镇远设立办事处,以便他们的军长、师长们前来总司令部商议战事,领受命令和调养休息。
    同时,为了战争的需要,中美两国还在镇远建立了相应机构,如“中美合训团”、“美军东线指挥所”、“镇远美军陆军供应处”、“镇远中美合作所特训班”、“军委会战地服务团空军招待所”、“陆军机械化学校”、“军政部驻黔粮秣处空军第一油弹库、油料库”、“第九战区兵站总监部第一兵站”、“第一军械库”、“空军第二工厂镇远办事处”、“海军第二工厂镇远转运站”、“第四方面军后方医院”等,其中陆军医院1945年3月8日奉命移住镇远时,要求配备容量达1000伤病员的院址。这些众多的后勤服务部门聚集镇远,就是为前线部队和进驻镇远的大军服务的。
    从镇远美军陆军供应处克斯基于1945年3月26日给镇远刘专员的信中,即可看出当时镇远军务之繁忙。他说:“窃思本供应处与招待所设立于斯已成军用品供应的重要机关,是以运输日见加强。查招待所原有设备只可容纳50人,是过去两星期美军过境停夜于本处的□,(现)平均每夜有105名,最近又接贵阳总处通告,日后有美军到此,估计每晚有二百名以上。以本处现有有地方显然不敷应用,缘此,源源而来之美军实为增强前线之先锋队……吾人亦应竭尽能力,务使开赴前线之美军于途中得有楼宿之所。今本处为美军获取应用之房舍,实属贵阳与重庆总处之所期望而得之也。”29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如上考证,镇远曾是第三、第四方面军的大本营,何应钦以及其他中美高级军事官员王耀武、汤恩伯、美军供应司令齐维士等咸集际会于此,调兵遣将,运筹帷幄,湘西决战的战略部署,许多是在镇远敲定的。
    辕门军旗展,此地整严兵。两个方面军所属的精锐部队,如74军、94军、26军等,在镇远人民的慰劳下,养精蓄锐,最后兵出贵州,反击日寇。
    从“驼峰航线”、从滇缅公路或从重庆方向运来军用物资,进入镇远后,经镇远美军陆军供应处分发,通过湘黔公路和舞阳河航道运往湖南战场,千帆竞发,桨声欸乃;车流浩荡,汽笛声声。镇远人民和镇远美军陆军供应处在关键时刻,保障了湖南前线作战部队“经常保持五日份粮秣和三基数弹药”。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湘西会战,也称雪峰山战役,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会战,它以日军战败而结束。湘西会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
    可以说,湘西会战期间,镇远发挥了战略物资支援、储存、中转,军队休整、充员等重要作用,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发挥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1]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6796,第74页
[2]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665,第42页。
[3]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9916甲,第42页;案卷号1208。
[4]《镇远县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160页;王国华:《黔东南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中共黔东南州委宣传部、中共黔东南州委党史研究室等1995年编《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学术讨论会文集》,第269页。
[5]《贵州省志.军事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66页。
[6]齐赤军、梁茂林编著《贵州草鞋兵》,华文出版社2012年版。
[7]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4849.
[8]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贵州省档案馆编《贵州省抗战损失调查》下,中共党史出版社2010年版,第339页。
[9]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9474,第67页。
[10]镇远县档案馆藏民国档案,卷宗号6580甲。
[11]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9916——9917,第2页。
[12]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6583甲,第27页。
[13]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1287一丙,第174页。
[14]黔东南州档案馆民国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1,卷宗号442。
[15]镇远民国档案,案宗号624—乙。
[16]镇远档案馆民国档案,案卷号1087。
[17]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5085——5086.
[18]黔东南州档案馆民国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1,卷宗号442。
[19]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624——甲
[20]黔东南州档案馆民国档案,卷宗号442。
[21]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201。
[22]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10018——10019。
[23]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201。
[24]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624——甲
[25]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10221——10224;案卷号624——乙。
[26]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10018——10019。
[27]见杨振声文“舞阳江畔的镇远”——1945年5月3日《贵州日报》
[28]镇远民国档案,案卷号1087。
[29]黔东南州档案馆民国档案,卷宗号442。 

                                    (作者单位:镇远县地方史志办公室)